清芷昂🔫

我想出家

【all金】幼稚鬼

ooc属于我,大概就是接上面一篇《远方故人还未归》的后续。

可爱金宝,在线寻姐ớ ₃ờ











我听沙漠里的仙人掌🌵说过话。


他低沉着声音,露出干燥不堪的皮肤,冲我笑了笑,"沙漠会消磨你的意志,趁着你还年轻,多去外面走走,别浪费自己的青春。"


后来我走了一些路,又得到大海🐳的教导。


他眯着眼睛,抖了抖落入他眼睛里的沙子,瞅了我一眼,又摇了摇头,"你太小了,不适合这片大海,或许你可以去稍微安全点的地方看看。这里太过危险。"


大海说话的时候,我没有忽略他眼中的沧桑,就像是一位游历半生的旅人,渐渐丧失了归途。


我没有说话,点了点头,便又投入了新的历练中。


接下来去的地方,叫做森林🍃。


这个地方我从前听姐姐讲故事时谈起过,但那时候还小,不知道里面的危险,只注意过故事里的王子是如何带着公主逃离那片森林,从此过上了好日子的。


这里会有姐姐吗?


我有些难受,手上攥紧了姐姐送给我的纸条,然后下了决心踏了出去。


森林里很大,是姐姐描述的那种寂静和绝望。倘若一个人在里面迷了路多半会疯掉。


想到这里,我回头看了眼自己进来时的路口,却看见那片渐渐被树木遮住的太阳正慢慢西沉,就快要看不见了。


就快要没时间了,就快要落入黑暗了。


我来不及担心森林里那些危险,只是一步又一步得走进森林深处,离那份寂静越来越近。


我的心脏正不停地跳动,一下又一下,渐渐急促起来。我的目光也突然变得模糊,那一双碧蓝色的眼睛突然流出来了鲜血,一滴又一滴,落在了我的衣服上。


我伸手,想要捂住不停流血的眼睛,却发现手上也开始裂开了口子,血液不停地从我的眼睛、手背和身上流出,嘴巴也不能动了,就连发出声音都会让自己的声带疼痛。


他就要来了……他,他就要出来了!


那个,那个怪物!


我感受着自己的皮肤正一点一点地滑落,外面的一层人皮正扭曲着脱落,就像是夏蝉脱壳似的,干枯的外皮正在被时间舍下,里面的皮肤却依旧光滑细腻。


我的眼睛突然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瞬间模糊了起来。那里似乎和从前一样流下了鲜血。至此,我的脚下便被血液淹没了。有什么东西正在掉落,有什么东西在新生。


就好比我,那一层皮掉下之后,我便成了另一个自己。


我称他为——银。


原谅我取名的方式太多随便,但实在是最适合他的名字了。


银的头发是在月光下都能熠熠生辉的银白色,皮肤是吸血鬼般光滑娇嫩的病态白,眼睛却是鲜红的。


脱皮换骨之时,便是他来了。


他的性格很暴躁,有时候会主动和我说话,而有时候就很懒,一连几个月都不愿意发出一点声音。


除却每次他出现时我经历的疼痛和他残暴的性格不谈,我还是挺喜欢银的。长得好看的小孩谁不喜欢呢?


银出现之后,我的意志也会变淡,只出现在大脑里,不能操控自己的身体。


但他最近一直不怎么出来,今天是为了什么呢?金摇了摇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银似乎听见了他的心里话,哼笑了一声,道:"我若不救你,谁还会来救你?就凭你那半吊子的姐姐?"


金反驳:"她难道不是你姐姐吗?别忘了,我们可是一体的。"


银有些不耐:"姐姐?开什么玩笑,我可没有那么没用的姐姐。"


金有些怒了,但在他还没开口说话的时候又听见银开口道:"连自己亲弟弟都保护不了的人,算什么姐姐?"


"更何况……她不早就把你丢给格瑞了吗?"


金来不及回答,就见银露出一个嘲讽的姿态,嘴角是一个不屑的弧度,"金,你的过家家游戏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死了就是死了。"


金没说话,静静听了一会后才开口,"我宁愿相信是她不要我了。"


银笑出了声,"你这一路遇见了多少人,见过了多少人间疾苦,你伸手去救他们,他们领情了吗?"


"你帮助的那些人是贪婪的。他们都想得到你……就像我一样。"


鲜血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招来了在夜晚出来觅食的野兽,银弯了弯嘴角,一抬手便死了一大片。


那些动物的尸体渐渐堆积起来,但仍有不怕死得来挑战他,一个接一个的,场面血腥无比。


"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像它们吗?都是这样的羸弱不堪。"


银嘲讽着,嘴角的弧度愈发夸张,"你谁都救不了,你就是个废物。"


夜晚的森林里不缺野兽,但此时谁都没有金面前的这个野兽来得可恶。


他只看着这一场单方面的屠杀,一动不动,一句话也不愿意说。


有哀鸣透过层层树叶吹进金的耳朵里,一声又一声凄惨的求救声,似悲似哀。


这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金愣了一会,开口道:"去那里看看。"


银停下手上的杀戮,看起来也似乎对远处的哀鸣提起了兴趣,他点了点头。


穿过一大堆的灌木丛和沼泽地,金终于看见了叫声来源者。


这是个看起来娇小可爱的女孩子,她束起来的呆毛就像是她身上唯一的武器,看起来无害又可怜。


"喂,老姐,我和你说了不要叫得这么大声,你看看,怎么惹来了这么多人?"


银听到这话才注意到了站在他面前的除了发出惨叫的女孩和他身边的男孩,竟然还有三个人。


这三人似乎是成团而来,每个人都带了武器。其中两个大人似乎是中间那个小孩的手下,正一前一后得护着中间的小孩。


银挑了挑眉,"哟,这里怎么还有小孩啊?来来来,叫声哥哥我听听。"


金瞅了眼脸色已经快要发黑的小孩,莫名觉得有些眼熟。但他管不了这么多了,再让银说下去估计又要打一架了。


他还没来得及劝架,就听银又火上添油道:"算了算了,今儿我心情好,不和小孩子计较。"


这下,那小孩的脸算是彻底黑了。


小孩伸手打断了旁边要说话的两人,慢慢走近了银,一张带着婴儿肥的脸上满是蔑视,他看了眼他,嘲讽道:"小孩子又如何?不是还比你这个大人高吗?小矮子。"


一头金发的小孩站在他的面前,银眼中闪过了些讶异,但很快压了下来。他看向小孩,竟是伸手摸了上去,狠狠揉了两把。


"小孩就是小孩,装什么大人?"


银不怕死地嘲讽了几句,嘉德罗斯的脸就愈来愈黑。


金发,婴儿肥,两手下……


卧槽,这不就是嘉德罗斯吗???


金瞅了眼暴怒边缘的嘉德罗斯,对银悄悄说了一句,"这是嘉德罗斯,打架比格瑞还厉害,我们还是走吧。"


银顿了顿,又瞅了眼嘉德罗斯,啧啧几声。他在心里和金谈着话,"这不正好吗?正好我也缺个对手,你也缺个时间睡觉,两全其美,岂不妙哉?"


金觉得自己脑壳有点疼,特别是看见银那一脸棋逢对手兴奋得不得了的表情就发自内心地绝望。自己的第二人格别的缺点倒是没有,但就是喜欢和别人打架。


金闭了眼,认命地点了点头。


"那你小心一点,这人认识我——"


"渣渣,你怎么还不过来?"


嘉德罗斯沉着脸,有些不耐烦,"你不是要来打架的吗?怎么还不来?"


这一番话说得金心里抖了三抖,心想着这家伙原来早就认出我了啊。


银听这话却有些不高兴,"你说谁是渣渣?你个巨婴儿童怪。"


金:???大哥你别惹事了行不行啊?













评论(9)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