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all金】远方故人还未归

ooc属于我

大赛里面的一些事情的联想,秋姐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姐姐









金这孩子吧,从小天真烂漫,无忧无虑。整天就知道嘻嘻哈哈还心大得不得了。

所以秋觉得自己作为这小孩的唯一监护人总得为他谋一条出路,以至于未来不至于太孤独。

一开始,秋为金找了格瑞这小崽子。

没其他原因,单纯是自个的"不能便宜外来人"心理作祟。

结果她还没把这小孩送给格瑞呢,小孩就自己哭得昏天黑地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得说自己不能离开姐姐,不知道的还以为又有谁欺负他了呢。

她没啥办法啊,自己弟弟哭成那样了,心里又急又疼的,可难受了。

于是乎,她走到格瑞面前问他,愿不愿意从此以后保护这小孩不受伤害,护他一生平安喜乐。格瑞听完没出声,只把斩烈扛在肩上,小小的人,除这肩膀宽大且富有安全感,其他保护方面几乎等于零。

他似乎想了一下,还是抬起头。冲着秋露出一个挺严肃的表情,说出来的话也很严肃。

他说:"我从小四海为家,生不由己。"

秋一听,这可就不行啦。我弟弟从小被我宠着长大,什么苦都是我尝过了,除去坚硬且难扛的部分,再舍去患有性命之忧且危险的部分,最后加上我的细心指导,时刻监督,他才能这样快乐地活下去。

如果连我弟弟的安全都不能保护,只专注于报仇雪恨之类的孩子,怎么能让他一生平安呢?

秋觉得这样不行,但她也没说啥,点了点头,看着格瑞慢慢走出了屋子。

哪知从此以后,便是永别。

秋走的那天,外面还在下大雪。北方呼呼吹着,门都在嘎吱嘎吱地响着,实在没什么安全感。

但秋仍然执意地选择了这一天离去,去往远方。

金挂着两行泪,眼睛半天没睁开,哭得鼻涕都冻住了,但他还是笑着对即将远去的姐姐露出一个笑容来,"真的要今天离开吗?"

"明天,明天不行吗?"

小孩很少哭成这样,秋看了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但她只是这样想了想,点了点头,心里默念了句对不起,还是冲着金说了句:"是的。"

对不起,我没有时间了。

秋真的是被逼急了的。

远方大赛的奖励太过诱人,她实在不得不去争取这样一个幸福。她得为她的小孩谋取一个锦绣前途,她得为她的小孩创造一个无忧无虑的未来,她得为她的小孩求得一个一生平安。

小孩还小,懂的不多。在这样一个战乱纷飞的小星球上,人们大多数都是生不由己。

实在,是被逼的没了法子。

格瑞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了,她知道是为什么。看见格瑞那么小的年纪,心中心心念念的还是复仇,如此可见这个星球究竟是如何败落了。

她走了以后,至少还有格瑞在小孩的身边。她相信格瑞,却不相信自己。

这倒是个挺奇怪的问题。

金哭得不能自己,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秋背着行囊,安慰了几番。最终还是看着金越来越多的眼泪,狠了狠心走了。

金,你得记住。

这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的人,你唯独不能信一种人。

那是你最亲密,最信任的人。

因为他们的每一个字,你都会信。你都会刻在心里,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可若他们欺骗了你,这份珍藏在自己心里的话也就会成为一把蜜刃。闻到的时候,是甜的,真正吃到了嘴里才知道其致命之处。

可称为,肝肠寸断。

那姐姐也会欺骗我吗?

不会。

你姐姐我啊,从小到大,没想过欺骗谁。但如果想要骗的话,我估摸着也大概没人知道我骗了他们。

因为啊,我是一个手段高明的骗子,不愁吃,不愁穿。只独独骗了自己一片肝肠寸断的赤子心。这样的人,活得才自在呢!

评论(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