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嘉金】亵神

没什么营养的短小肉渣,ooc属于我
好久不写文,文笔又渣了(证明我还活着)

纪念一下没出现名字的神明嘉




对神教徒最残忍的亵渎是什么?

当着神的面狠狠的肏干他。

金像往常来到教堂,一脚没有稳稳的踏出去就倒在原地,没了意识。

倒下之前,他闻到一股香味,很浓郁,又带点勾引人的意味,这股香气在他面前炸了开来,他就神智不清了。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他醒来的时候没什么预兆,眼睛一睁就清醒了,但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

做为一个教堂里最忠诚的教徒,他对于肉欲没什么感觉,就算看见女人脱光衣服倒在他的面前,他也可以信誓旦旦的说一句没兴趣。

他没见过男人还能做爱的,这简直的天方夜谭。

他恍惚的看向神坛,看向他所尊敬的神明。扭头的一瞬间,那个神情傲慢的神明便走了下来,手指似乎有些僵硬的动了动。

神明是个挺好看的男人,金这么想着,大脑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他从前只注意他带给他的信仰,还从来没有过被别人呈放在最高位的男人竟然如此的——强壮勇猛。

金又抬头,眼前突然黑了下来。

没有预兆的昏迷又一次笼罩了他,但这次,他却在倒下之前听见一个很低沉的声音。

"……我忠诚的信徒。"

他突然感觉到他的大腿有一丝的酸痛。

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的他在大海中翻来覆去,没有得到一丝温柔的待遇,那大海似乎被压迫了很久,把情绪都发泄在他的身上,于是,梦里的他疼得哭出了声,眼泪顺着眼角一直往下流,两条腿也因为海浪的强势而酸痛难忍。

最让他奇怪的,还是股间那一根钢铁似的物事,发狠了的往他的身体里抽搐,摩擦。

疼痛使暂时他失去哭泣的力气,他半垂着脑袋,双腿随着大海的波浪而翻滚,但在疼痛中又似乎带了点难以形容的快感。

出乎意料的爽。

大海是霸道的,他的起伏与金的起伏相得益彰,就连快感都似乎分成了两份。

最后,金记得不太清楚了。只感觉有一阵热流注射进了自己身体里,烫的他整个人一激灵,浑身都开始发烫。

"唉,真不知道怎么回事。"第二天早上,金有些抱怨的和神教徒说起这事,顺便伸手揉了下腰。

同行的朋友紫堂幻是个老实的人,他惊叹于金身上突然冒出来的红印和紫色的伤口,略一思考就回答,"嗯?我说,金,你该不会遇见采花贼了吧?这大海怎么做的事情都是那种事情?"

金拍了拍胸膛,信誓旦旦的开口,"呵,怎么可能,我眼睛看的可清楚了,当时除了我,就只有神明了。"

"嗯……也是,谁敢在神明的面前玷污他的教徒呢?嘿嘿,话说金,你小子做个春梦不容易啊……"

评论(18)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