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22h/龚大】那个新来的树洞到底是怎么和王牌表白墙搞在一起的啊!

ooc属于我,对不起大家我又沙雕了

第一次参加活动(内流满面,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这个渣)
下一棒欢迎这位太太  @阿色色色 !!

赶上末班车了!!这里祝大师兄生日快乐!腰好腿好身体好!

树洞龚×表白墙大










凛冬将至。

离圣诞节还差那么一点时间,东方纤云低头看了眼手机,不由愣了一下。

手机上面有个红点,显示有人加了他。东方纤云揉了揉脑袋,怎么偏偏就是这个软件。

这个红点来源于一款名叫”猜猜看”的APP。身为当代社会知名社交软件,它承担着供人倾诉内心隐秘情感的使命。在这里,你可以看见各种各样因为情感问题而困惑的人,他们逃避现实,只能求助于网络,用网络来宣告自己的爱意。

说白了,也就是一群胆小懦弱的孩子罢了。

或许是东方纤云低头的时间有些久了,他身边的朋友推了推,语气微微有些调侃。

"怎么,在和哪个小姐姐聊天呢?"

朋友脸上带着明显的好奇和恶趣味,东方纤云只是微微顿了顿在手机上滑动的手指,然后轻轻柔柔地开口:"不是小姐姐哦——"

朋友一听,颇觉无趣,刚准备去找下一个调侃对象就听见东方纤云那轻柔的声音再次响起:"说不定,掏出来还比你大呢。"

说话的时候,东方纤云特意用了轻轻柔柔的语调,大概就是专门为了恶心他。

那朋友也确实被恶心到了,他一边笑着一边打骂着东方纤云,说他没良心,如果不是他东方纤云这个死宅男是怎么可能在圣诞之夜出来参加联谊的。

这时东方纤云也只好任由朋友推搡,虽然出来聚会并不是他的本意。

不过……

东方纤云瞅了眼那突然冒出来的小红点,不知怎么突然有点心虚。

上面显示的是有人加了他。不知性别,不知年龄,只单单一句你好,客气的不行。

东方纤云揉了揉自己本来就不怎么灵敏的脑袋,有些苦恼又有点奇怪,他并不觉得自己哪里有吸引别人的地方——

哦,对了,除了他表白墙的身份。

想到这里,他环顾了下四周,开始寻找某个看起来郁郁寡欢的失恋者,他现在急需知道是谁。毕竟如果是熟人加的他,他不能确保到底会发生什么其他的事情。

加他的人应该就在他的附近,软件上显示的是附近人加的他。

东方纤云有点苦恼的冲四周望去,有人低着头,有人抬着头,范围实在是太大了。

而且他甚至还不能确认那人知不知道他就是表白墙,还是说只是偶尔加的他,他不知道是不是在他身边的人还是楼下偶尔经过的路人……

很难猜。

东方纤云面前原本放着一盘牛排,此时都快被他凌迟成牛肉丁了。身边的朋友一个两个的选择离开去寻找女伴,只有他一个人还傻傻的坐在原地吃牛排。

突然前面有一阵躁动,东方纤云看了眼被人团团围住的某个看不见脸的少年,突然有一丝不详的预感。

那脚步"啪嗒啪嗒"地向他靠近,东方纤云不详的预感也愈来愈强烈——

终于,那脚步声在他身边停了。东方纤云闻到一丝花香,味道很淡,也很好闻。就像眼前这个裹得严严实实却还是一举一动透着绅士风度的少年。

东方纤云知道少年长得什么样子,所以他不奇怪少年身边围起来的人群是多么壮观,但他现在没那个心情去猜人群的数量,他的脑子里满是那个无缘无故加他的人。

这种苦恼在少年解开外衣并且坐下之后才稍微暂停了会。

少年解下外衣后,那张俊秀的不可思议的脸也露了出来,他紧紧地靠着东方纤云,眼睛里也微微露出些笑意来。

他看着男人,语气温柔,"小云哥哥,好久不见呀。"

即使早已做过了准备,东方纤云也觉得有些受不住。他看了眼眨着无辜大眼睛的少年,语气有些不自在,他道:"好久不见。"

少年似乎并没有对他期望太高,只是回了一句话也叫他开心不已,他有一双碧蓝色的眼珠子,那里面只有他。

东方纤云总觉得少年有点不太对劲,他觉得自己当初救少年只是无意之举,怎么就成了少年的救命恩人了呢?如果不是少年那一脸仰慕的表情,他甚至都要以为自己被碰瓷的撞到了,要赔钱的。

但这却不是他现在最在意的问题。

他需要知道到底是谁加了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东方纤云蹙着眉头,在一张俊美的脸上更显得忧愁,看起来……好看极了。

少年吞了口口水,脸上依旧是那副乖巧的样子。

"小云哥哥最近遇到了什么麻烦了吗?"

语气小心翼翼的,又因为说话的少年有一副好看到了极致的脸颊,基本没人抵抗得住诱惑。

但偏偏东方纤云此时苦恼的不行,一双眼睛没看少年几次。

他略一思索,"谢谢,不用了。"

这番拒绝很流畅,少年也没有多惊讶,但是一双眼睛里透露出来的关心依旧还在。

东方纤云没来得及看一眼少年,低头就看见自己手机上的投稿又爆炸了。

——1551,我要表白××中学的**,虽然你爱上了别人,但是我还是会在原地等你的!

——表白墙在吗在吗?我要表白我的上司老板!虽然他有老婆,但是我相信他还是会喜欢我的!

——墙墙,我要表白一中三班的班长,虽然你喜欢班主任但是我相信你一定会回头的,我永远在原地等你!

——墙儿,我要表白我的双胞胎,也就是我弟弟,我从来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喜欢上亲弟弟的时候……但是我会和他一起长大,他受到的所有伤都有我提前替他承担。我喜欢他只是希望他可以和所有小孩一样开心得长大。我希望他可以永远平安喜乐。

——墙墙,我喜欢的人她利用了我,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了。但是我还是这么没出息的喜欢她……我现在很想告诉她我的爱情只要她开口说一句我不稀罕了,我就可以放下了,但是她直到如今都没有开口。所以我永远都爱着她。

——墙,我爱上一个同性了。这算不算一种疾病呢?但奇怪的是,我永远都不想医好。

——墙,我喜欢的人死在了我的前面,这是不是对我前半生余孽的报复?我杀了人,于是,上天就把我的爱人给杀了。他残酷的告诉我,你不配拥有他人的爱慕。但是我依旧如此爱她。


……


——你好,我喜欢你。

——你好,我喜欢你。

——你好,我喜欢你。

——你好,我喜欢你。

——你好,我喜欢你。

……

突如其来的刷屏让东方纤云有些懵逼,但这个瞩目的名字却暴露了此人的身份。

这是刚刚那个加了东方纤云的人,名字很奇怪,叫做专属树洞。

简介上面写的也很简洁明了——为你心中的专属之人来吧。

看得出来是一个普通树洞……个屁咧!这个人的头像为什么是他啊!

东方纤云崩溃的原因不是因为自己被表白了,而是自己的照片被人用来做头像而崩溃。

这也侧面表明了一件事情,这是熟人作案。

很绝望。东方纤云的内心如是说道。

这股绝望的气息似乎传到了坐在他身边的少年身上,那少年手上打着某个最近当红的枪击类游戏,东方纤云眼睛一撇,才刚刚开始几分钟。

没什么兴趣,东方纤云又转过脑袋去找其他嫌疑人了,但令他有些绝望的是,整个饭厅里现在只剩下他和少年还有一些少年的爱慕者了。

这种搭配很奇怪,不是吗?

东方纤云压住心中躁动的心,真正开始手足无措起来。

他做表白墙已经很长时间了。

这份隐秘的职业从很小的时候就让他窥探到各种各样的人性,这些人或是绝望,或是伤感又或是偏执。但一样的是,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所爱。

死囚犯也好,小学生也好,垂死之人也好……

但唯独他一人,这颗赤胆心从来没有为除他自己以外的人跳动过。

他从生来孑孓一身。

医生也很少见过这样的病人,有些婉转的告诉他的亲人,告诉他们自己生来就没有人类的感情。

但这似乎并没有对他的生活造成了什么困难,他该吃吃,该喝喝,人生的情感于他而言似乎就是一种负担,他没有那个精力去做——

直到他成为表白墙的那天。

那天很奇怪,天上打着雷,但却没雨。往天上看去还可以看见阳光明媚。

东方纤云走在路上,突然觉得自己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以为又是那个被他偶尔救下来的小孩给他打的电话,结果却是一个软件的推销。

那短信很短,就一句话。

——你想知道人性的感情吗?

但这一句话也够了,足够让他燃起兴趣。

于是之后的四年里,他作为一个情感学习者成了人们心中职业的表白墙——不多话,很敬业,让人很安心。

但知道的太多却并不是什么好事。

东方纤云深谙如此,他怕有心人会发现他的身份,而后自己的真实身份暴露。

但这四年间,没有一人找过他的麻烦……嗯,除了刚刚那个不知名的小树洞。

他迟疑了会,还是点开了那个小小的树洞,犹豫了会,还是发了一句话。

——你好。

不过几秒,那上面就显示有新消息发来,东方纤云点开。

——你好。

东方纤云愣了愣,这是什么意思?是在告诉别人,自己不会把别人的事情说出去,自己只是一个复读机?

那边很安静,似乎在他发完话之后就停住了说话。

东方纤云还有点不死心,又继续问。

——请问你是?

那边重复。

——请问你是?

东方纤云:你……认识我吗?

某树洞:你……认识我吗?

东方纤云:……你为什么会有我的账号名称,你到底是谁?

某树洞:你老公。【撤销】

……你为什么会有我的账号名称,你到底是谁?

东方纤云:……别撤了我都看见了。

某树洞:……别撤了我都看见了。

东方纤云: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是谁,告诉我,我不会生气的。

某树洞:……你认识我。

东方纤云引诱:可是我认识的人很多啊,我有很多朋友。

某树洞迟疑:你不是死宅男吗?

东方纤云:……

某树洞: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下次还敢。

东方纤云:???

某树洞:其实很简单,我是你身边最爱你的人。

东方纤云顿了顿:最爱我的人?

某树洞:最爱你的人。

东方纤云:你喜欢我?

某树洞:加一个最。

东方纤云僵了僵身子:为什么会喜欢上我?

某树洞: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能上你?

东方纤云:妈的,玩文字游戏你最厉害了行吧,再见。

某树洞慌了:等等,别走。

东方纤云装作生气:再见,我明天就把这个破软件卸载掉!

某树洞:别,别别别啊!你问,你问什么我都告诉你。

东方纤云:你现在看左上角那个消息栏,你发现了什么?

某树洞:嗯?没有什么啊?

东方纤云:龚常胜,你装得很像嘛。

"啪嗒",是手机落地的声音。不用转头,东方纤云就可以想象那个坐在他身边的少年的惊慌。

那边树洞懵逼了,这边东方纤云还在打字。

东方纤云:表白墙我不做了,你把树洞的头像改掉我就走。

某树洞:不行。

东方纤云:你还和我提条件?

某树洞急了:不行不行不行!小云哥哥你留下来好不好。

东方纤云抬头撇了眼坐在旁边的少年,似乎是真的急了,手忙脚乱的把饮料都给弄倒了。

那边树洞哀求: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错了……

东方纤云叹了口气:你不要再叫我小云哥哥了,我……

某树洞:好的👌东方纤云。

东方纤云噎住,突然笑出了声:你才几岁啊,怎么就喜欢上我了呢?

某树洞:我今年十七岁,喜欢你四年了,更何况喜欢这件事情是没有理由的。

东方纤云顿住:可是我是男人。

某树洞突然有些激动:男人又怎么样?男人又怎么样!东方纤云你每天看的那些同性表白都白看了吗!

东方纤云:??你监督我?

某树洞:不是。

东方纤云:那你怎么知道的?你以为我傻吗?

某树洞:那些表白都是我自己,或许会有其他人,但大多数都是我表白的。

东方纤云:……??

某树洞:我知道你在练习学习人类的感情,所以我就想练习怎么让非人类的你稍微有一点感动。

龚常胜顿了顿,把手机放在桌子上,一张少年清秀的脸颊上透了些羞涩,他开口:"小云哥哥,我喜欢你呀。"

"从四年前的那次事故之后,就再也移不开视线了。"

少年的声音很好听,或许是刚刚来到变声期,青涩之余又带了些深沉。

"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不知道是不是东方纤云的错觉,他总觉得围在少年身边的女孩们的眼中闪过痴狂。

他迟疑了会,不知道怎么开口。

"如果小云哥哥不答应,我也不介意,毕竟你的表白墙早已经远近闻名了不是吗?"

"你威胁我?"

"用爱之名,无论做什么都不会被人太过怪罪,毕竟,我只是一个求爱不得的痴情人罢了。"

"这是道德绑架。"

"不,这是求而不得的痛苦。"

"我不会接受这种爱情。"

"我会来教你接受。"

"我的性格很差。"

"我的性格也不好。"

"我不喜欢你。"

"我来教你喜欢。"

眼前的少年很认真,一双碧蓝色眼睛好看极了,只看着他一个人。东方纤云沉寂了二十几年的年突然狠狠得跳了几下,很重,就像是踩在他的心尖上一样。

他突然想起了很久之前,似乎也是在一个角落里,被龚常胜缠的实在受不了的他开口。

"龚常胜,你为什么老是缠着我。"

"因为我,喜欢你呀。"








评论(26)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