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嘉金】你是我父亲又怎样?(二)

ooc属于我

病娇嘉×温柔金

嘉金年龄相差九岁,不喜勿入
















金似乎有些奇怪,他感觉小孩抓着他的手忽然变得很紧,宛如一个铁链子,挣脱不开。他低头看向小孩,不知怎么竟觉得这小孩像极了一种野兽,而他却是野兽看上的食物。


这个想法让他险些甩下小孩的手。


但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那双碧蓝色的眼睛里尽管装满了不安,但他还是选择去相信小孩。


真的是……可爱呢。


嘉德罗斯低下头,吃吃地笑出了声。男人的这幅样子他既觉得怀恋又有些偏执。


他其实很怀恋当初那个,喜欢揉着他的脑袋,揉搓着叫他嘉嘉的男人,那个单纯的有点犯蠢的男人,那个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会陪在他身边的男人……


那个,在床上微红了眼角也不愿喘息一声的男人。


多么诱人啊,不管是灵魂还是肉体。


嘉德罗斯总觉得他们两个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无关其他,单纯的觉得两个的契合是世间的独一无二了。


嘉德罗斯的笑声很突兀,他的声音有着小孩的稚嫩的口音,也有一种压迫了很久之后终于释放了的声音。


金听着,单纯的觉得这是小孩终于有了一个疼爱他的家的那种开心。


毕竟,在孤儿院里,小孩似乎过得很不好。金弯下腰用纸巾擦去嘉德罗斯身上的泥巴,一脸认真的样子实在是可爱。


嘉德罗斯也站在原地,很乖得低下头,就像一个真正的小孩似得扒拉着自己的指头,看起来乖巧极了。


金看见嘉德罗斯头上的金发,露出一个温柔的表情,他揉了揉嘉德罗斯的脑袋,就像每一个拥有了自己孩子的父亲一样充满了使命感。


金重新拉起嘉德罗斯的手,轻轻的说了一句:"走吧。"


嘉德罗斯点了点头,和金一起坐上汽车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孤儿院,嘴角是一个半开的弧度。


这个地方是他恶梦的开始,也同样是他新生的开始。


金抬头看了眼,觉得小孩实在是太可爱了,那副思考的样子都透着奶气。


嘉德罗斯不知金心中所想,他微微低着头,思考着一件事情。


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让自己失望了。


金坐在前面开车,偶尔抬起头看看后座上睡得香甜的小孩,露出一个笑容来。


真乖啊,小孩真可爱。


我以后一定会是个好父亲。金这么想着,轻轻哼起了歌,浑然不觉身后小孩炽热的视线。


金开车很快,大概一刻钟就到了住的房子了。


嘉德罗斯抬头,眼睛看见的不是当初那样熟悉的建筑,这是完全陌生的建筑。


他有些迟疑,琢磨不透到底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这个地方,但他的脸实在太具欺骗性,金完全没有注意到嘉德罗斯有些僵硬的身体,他弯下腰来将嘉德罗斯抱在怀里,一步一步走向房子。


嘉德罗斯的脸色也随着房子样貌的显现而显得凝固起来,他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因为眼前的这个屋子和他当初的那个关着金的屋子像极了。



这个发现让他瞬间阴下了脸。


金完全没有注意到还怀里小孩的排斥,他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抱着小孩的手也完全没有影响到他动作的灵敏性。


金冲着客厅叫了一声:"姐姐,我回来啦!"


嘉德罗斯看了眼大厅中间坐着的两个人,心中突然闪过一丝不妙。


"金,你回来的正好。这位是……嗯?金你怀里是谁?"


秋介绍的动作有些僵硬,金看向秋的表情也有些奇怪。


现场最冷静的大概只有两个人了。


嘉德罗斯看着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雷狮,眼睛闪过一丝冷意。


雷狮也有些玩味的看向嘉德罗斯,眼中闪过狠厉。


他们心里的怀疑终于在见到对方的那一瞬间得到了解释。












评论(45)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