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all金】快穿之专属攻略(十一)

ooc属于我

瞎几把写预警

第一个世界(瑞金)青梅竹马的逆袭



















系统看了眼不知何时起沉默下来的金,微微叹了口气,它有些无奈道:"你真的不叫男主背你去上厕所吗?再不去真的要成为第一个憋死的宿主了。"


金瞪大了一双眼睛,低头看眼自己的裆部,颇觉自己的坐姿有些不雅,但他实在顾虑不到了,他感觉他只要动一下就要尿出来了。


很难熬。



金被锁在床上,声音渐渐虚弱下去,看向门的方向,微微张着嘴,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


系统对于宿主的心里素质感到深深的担忧,它突然有些同情男主了,被这么个没心没肺的人攻略了下半辈子一定生活在煎熬中。


系统很显然听清楚了金嘀咕的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缓缓开口:"你如果实在承受不住了,也是可以直接去下个世界的……"


金直接拒绝了。


系统听着那一声毫不犹豫的"不",突然感觉自己的电波抖动的幅度变大,它实在的搞不清楚自家宿主到底要怎么样了。


这边系统揉破了脑袋,那边金捂着小腹实在的生不如死。


金到最后实在等得绝望了,他望了望天,叹息一声:永别了,系统。



但最后还是被男主救回来了。


格瑞到之后的很长时间里都不能忘记这幅场景,一个少年一脸绝望得看向他,那一双碧蓝眼眸也快要黯淡下去,几乎半昏厥。


格瑞的第一个反应是金自杀了。


但他把金的身子翻来覆去检查了很多遍都没有看见男孩受伤的地方,格瑞顿了顿,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他看着金,虚弱成白色的脸蛋,捏了捏。


嗯,有红印子,生命迹象还在。


就在他思考的这段时间,还残留一丝意识的金看了眼把自己按在怀里的格瑞,微微张开嘴。


格瑞看了,立即弯下腰,去听少年虚弱的几乎快要消失的声音。


少年喘息着,目光渐渐聚了点光,"厕所……我……上……"


格瑞愣了会,立刻将少年抱去卫生间,终于解决了生理问题。

这期间金还和系统谈了会好感度。


金有点忧愁:怎么办啊,最后的好感度一定是最难得的吧。


系统:你听谁说的?


金:难道不是吗?不是越到最后越难吗?


系统不屑得噗嗤一声:那也要看情况啊,这才是第一个世界,你看,咱们的男主多么单纯?轻轻的抱一下或者亲一下好感度就能不要命得往上涨。


金:那你的意思是?


系统:当然是好好利用他的纯情了啊。


金似懂非懂得看了眼系统,点了点头:也对。



但此时他们却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一点,关于黑化值的问题。



金刚刚上完厕所,一块石头终于落了下来,他看向格瑞,语气又变得软软糯糯的,像极了格瑞印象中只听他话,只看着他的少年。


他轻声开口:"格瑞,这里是哪里啊?"



金其实已经看出来这里是一家医院,但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就好像那种被巨笼关押起来的宠物,安逸之余又显压抑。


更何况哪家医院敢这样在病人的脚上套脚链的,不怕被举报吗?


金心中可能早就有一个答案了,他想听男主亲口告诉他。


但很遗憾,他没等到。


格瑞温柔的看向他,一向冷漠的脸上竟然出现些许宠溺的意味,他看向金,笑的温柔极了。


"这里是,你的家啊。"



金:系统!!!系统!!!


系统似乎也受到了些惊吓,说话一顿一顿的:怎么会这样【呆滞.jpg】


金有些害怕了,他看向格瑞,看着他脸上的那些略显怪异的笑容,吓得一抽一抽:到底怎么回事啊!


系统反过神,语气有点焦急:你快一点走吧,男主黑化值已经快要满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这个世界男主是最bug的存在,你如果平白无故的走了肯定会崩坏的。


金顿了顿,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突然就和格瑞的眼睛对上,那一双深邃的黑暗差点把他吸了进去。


他看着他,像是在回忆什么,笑容愈发灿烂。


金可能不知道,但原身却是知道的。


那是男主回忆起了他们的初次见面。


小小的孩子坐在花园草坪上,对着刚刚搬来的冷漠少年露出一个灿烂到了极点的笑容,晃得少年有点恍神。


那小孩看起来没心没肺极了,一口洁白的牙齿都露了出来,"你好!我叫金!哥哥叫什么名字呢?"


格瑞闭着眼回忆,但那回忆却突然停了下来,他看见他的少年突然靠近了他,面带微笑得落下一个吻,正在他的嘴唇上。


少年吻完之后笑了笑,舔了舔嘴巴,像是在回忆些什么,他道:"格瑞哥哥的嘴巴还是这么甜啊。"



有什么东西在分崩离析,是什么呢?


格瑞在扑向金的那一刻脑子里还在想着,但在他看见少年微红这眼角,冲他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时,他却明白了。



那是他们细心保存好的"朋友的友谊"啊。



金:emmmm


系统:emmmmm


金解释:其实我也没想到会这样的……


系统:做的不错。


金:但是吧,我觉得如果是原身一定会这么做的,所以我才……嗯?什么意思?


系统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不出意外,你马上就可以离开了。









评论(19)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