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all金】关于未成年o发情这件事

ooc属于我


雷卡金,不喜勿入谢谢


捉,捉奸在床(划掉) @yoi每天都干劲满满 画绑惊喜礼物🎁(误)




















金现在有一点点慌张,他一双手紧紧的抓着卡米尔的肩膀,浑身都在发抖,原本光滑白皙的脸上烧的发红,连带着耳朵都带了点粉色,看起来……好吃极了。




他看起来真的很害怕。




卡米尔想了想,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罪恶,毕竟对一个未成年出手,他还是有点虚的。但心爱之人甚至把衣服都脱光了,站在自己面前放低了姿态,一副动情的样子,他如果还傻傻的拒绝的话,那一定就是自己有问题了。




金躺在卡米尔的身下,抖成了帕金森,一双碧蓝眼睛里含着泪,一滴一滴地顺着眼角落了下来,但不得不说,金不愧是登格鲁星球最漂亮的男孩了,一举一动都透着风情,只一个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就快要让他憋不住了。




卡米尔摸了摸金的后颈,用手指勾了勾他微微泛红的后背,坏心地冲上面吹了口气,待看见身下之人颤了颤才停下吹气。但就在金刚放下心的时候,又感觉自己的耳垂被少年含在口中轻轻噬咬。




金:……真要命,和他老哥一个德行。




卡米尔顿了顿,像是有点不满意身下人的出神,一口咬在他的后颈,舔了舔上面已经被标记过的痕迹。




他叹了口气,口中喃喃自语:我真是中了邪。




金:……我才**中了邪。




金扭头看了眼自己身上被咬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暧昧痕迹,嘴一瘪,有点委屈。他哼哼唧唧了会,感觉下半身某个部位的快要痒得发疯,他来不及反应就习惯性的蹭了蹭身上人的某个部位。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




金自觉自己贞洁怕是要不保,一双碧蓝暗淡成了灰蓝。他在心中默默念叨:南无阿弥陀佛。




卡米尔眼睛一暗,在看见少年彻底放下了抵抗,心如死灰般看向天花板,不知怎么突然感觉好笑,他低下头,堵住了金的嘴巴。




其实还挺熟练的,金被卡米尔吻的情意迷乱时自己开始胡思乱想。




但卡米尔还没来得及继续亲下去,就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啪嗒"一声,一个男人就倚在门边,似笑非笑的看向床上的亲弟弟和自己的……爱人。





金动了动嘴,像是要说些什么,但在触及雷狮的似笑非笑的表情时还是顿住了,他有点绝望的闭上眼睛,自觉下半身不保。




各种意义上的。




卡米尔似乎没有过多的表情,看向他大哥的时候也依旧冷静,就好像那个光着上半身身下躺着他大哥的女人的少年不是他一样。




金来不及思考自己会怎么死就听见卡米尔开口冲雷狮叫了一句,"大哥。"




雷狮挑了挑眉,径直走向金,看见他微红的眼角上还有一滴没来得及流下的眼泪,伸出手擦干净了。




金抖了抖身子,差点要大喊一声,"让我去死!"




但他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来,就被卡米尔的下一句话刺激的坐了起来。




"大哥,我还挺……喜欢嫂子的。"




说这话的时候金特地看了眼卡米尔,见他目光如炬地看向雷狮,一脸我要定了的表情,突然觉得自己很早之前出来就是个神经病的决定。




如果他当时没有因为听到姐姐所说的外面好玩的事情就不会跑出来,如果他没有好奇就不会遇见外出办公的雷狮,如果他没有遇见雷狮他就不会在还没成年的时候就被雷狮标记——



想到最后,他有点绝望地叹了口气,看向争锋相对的两人差点没忍住说一句,"你们别吵了,我走。"




但卡米尔没给他机会,他在起来的那一瞬间清楚的看见雷狮有些发亮的眼睛,而后来没来得及冲雷狮说句什么,就感觉自己脖子一阵疼痛。




卡米尔舔了舔被自己咬出血来的金的脖子,笑得单纯——




真甜。




金顿了顿,在雷狮冲上前的那一瞬间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卧槽这小兔崽子把自己给标记了?




雷狮快速拽起金,居高临下地看向卡米尔:"你标记了多少?他还未成年,承受不了。"




卡米尔舔了舔嘴巴,像是在回味,"把你剩下来的都填满了。"



"况且,"卡米尔看了眼雷狮,微微勾起嘴角,"他不是已经成年了吗?都已经发情了。"














评论(19)

热度(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