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all金】霸道金总强宠小秘书

ooc属于我

是送给 @是夜喵啊 的生贺!!希望她能喜欢hhhh

是非常沙雕的文了,也是第一次写沙雕文hhhh

















登格鲁集团的总裁小秘书最近有点火,整个公司除了总裁本人不知道他的事迹外,基本上连常驻外卖小哥都听说过他的传闻,每每有新人问起都能轻松回答。

"哦,你说他啊……"

但这些事情他们也只敢在自己人面前聊聊,满足一下自己奇怪的八卦心,毕竟,那小秘书太过嚣张了些。

也会有新人问:"他不过一个秘书,有什么资格嚣张的?"

结果没过几分钟就被听见的人死命捂住了嘴巴,连口喘息都没留下,而后,在那人快要窒息时才放开,余惊未平道:"这话你说出来,恐怕就再也不会出现在这城市了。"

果不其然,那人第二天就没了踪影,听说的被拉去菲律宾当女仆改造去了。

这件事情显然不止发生过一次,大家波澜不惊的继续工作的表面下,却还要时刻提防着埋伏在他们之间的间谍。

当然,最可怕的事情还不止如此。

众所周知,登格鲁公司早年与跨国公司圣空集团合作,那时的登格鲁不过是圣空旗下的一块小招牌,而现在居于总裁之位的金也只是他们旗下的部门经理,靠着自己打拼的小屌丝。

却不知世事难料,谁会想到当初被人小瞧的打工仔也会有登上顶尖位置的时候?据当时老一辈人的说法,永远不要小瞧努力的人!

从那以后,登格鲁公司也算真正的开始它的时代,而他们的总裁金也成了人们心中的努力就会成功的典范。

但就是这样一个商业界的传奇公司,最近却不怎么太平。

原因之一,就是那刚刚被总裁亲手录用的总裁秘书雷狮。

有耳尖的人听见这名字就露出了错愕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惊讶,就被人拉到了一旁,低声提醒,然后那人一拍脑袋,开始加入了装傻联盟组织。

嘉德罗斯偶尔来这儿准备借着谈工作的名义骚扰一下金都会撞见这幅场景,他轻嗤一声,笑的轻蔑。

搞得和传销似的。

然后拍了拍屁股,直接从vip通道上了顶部,一路通畅。期间他还摸了下自己专门买来的玫瑰花,整理了下自己的领带,在确认没有什么差错后才敲了敲门。

他甚至还微勾起来嘴角,在想象着心上人错愕的表情时,露出一丝得意。

然后,门开了。

嘉德罗斯的美梦便也醒了。

三分钟后,一个身穿昂贵西服的黄毛青年从总裁办公室一路蹬到了私家车前,手上抓着的是自己来之前细心准备的玫瑰花,不想,连人都没见到就化作了春泥护肤品。

轿车司机有些慌张的看了眼怒气值达到满点的少年总裁,不敢多说一句话,气氛一度降到了零点。

过了许久,那少年才闷哼一声,示意司机开车。那司机悬了半天的心才刚刚落下,就听见嘉德罗斯闭上眼睛之时放出狠话:"呵,雷狮,看我不搞死你。"

那司机刚刚放松下来的心又瞬间提了上去,心跳开始猛烈加速。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雷狮不就是……

但他还是老实的低下头,不去想他们那些富家子弟们的恩怨,专心开起了车。

而事后,嘉德罗斯也因为满脸怒意的走出登格鲁公司而被马仔拍下了视频,登上了报纸。

"震惊!圣空集团未来继承人竟疑似和少年总裁金发生冲突?!"

但这且算是后话,此时的金正被雷狮抱在怀里,睡得一脸香甜,口水顺着微微开启的嘴流了下来,滴在了雷狮的肩膀上。

一张稚气未脱的脸上并没有传说中的沧桑,相反,他的脸上似乎还有着纯真,看上去,应该被保护的很好。

雷狮揽着金的腰,又想起刚刚嘉德罗斯的那张臭脸,不知怎么的竟然笑出了声。

他伸手擦了擦金流下的口水,晶莹剔透又黏糊糊的,但传说中被人们妖魔化的雷狮却没有一点嫌弃,反而把怀里的少年搂的更紧了。

他低头看向少年,微微叹了口气。

他怎么就喜欢上这么傻的人呢?

被紧紧抱住的金发少年动了动身子,嘴里不知道嘟囔了一句什么,又转过头去睡着了。

别人可能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但只有雷狮估计还能猜到几分。

估摸着又在学那些言情套路了。

雷狮叹口气,摸上自己因为操心而变的油腻的头发,笑的有点不甘。这家伙的长相真的和智商不成对比吗?

自己都这么暗示了还不明白吗?

但他又看了眼金,依旧是闭着眼睛,睡得香甜。

一直到傍晚时分,金才揉了揉眼睛,看了眼外面满开的晚霞,有些呆滞。

而雷狮又"恰巧"敲门,冷静的开口询问,"总裁,五点有个客户会谈马上就要开始,请您带上文件和我一起去。"

声音低沉性感,金听了第一句便有些软了双腿,但还是强装镇定的开口,"好,我马上到。"

但实际上他想说的却是——我刚刚睡醒,浑身没劲,你背我一下嘛。

但这完全不符合霸道总裁的人设,所以尽管他很想撒娇开口,让雷狮背着他,也还是不行。

他可是攻啊!

金摇了摇头,甩开自己脑子里不切实际的想法,哪有总裁做受的?想想都不切实际的好伐?

于是,他强撑着支起身子,整了整自己的西装,踏着稳健的步伐走了出去。

顺便,还把雷狮的说要的文件带了出去,一双睡意朦胧的眼睛微微睁开,迷迷糊糊的就撞上了雷狮。

"我们走吧!"

金看见雷狮,心里就很是安心,他朝着雷狮笑了笑,继续开口询问,"对了,我们这次去哪开会啊?

"去圣空集团。"

"啪"。

金僵了僵身子,一仰头倒在了雷狮的身上。他哀呼一声,"完了"然后索性自暴自弃也不管自己的霸道总裁人设,可怜兮兮的冲雷狮求助。

"雷狮救我!"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雷狮朝金不明意义的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

嘉德罗斯已经等了好长时间了。他坐在自家楼下的后花园里,无聊的甚至翻看起了相册。

但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相册他却看的津津有味,好像那是什么珍贵宝藏似的,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

这相册很是隐秘,知道的人大概就只有两个,一个是他,还有一个,当然就是相册主人公了。

金刚迈进花园时,看见的就是这幅场景,差点吓得他没把脚绊倒。

他颤颤巍巍的抬起头,强撑起自己好不容易在雷狮面前建立下的总裁人设,却在听见嘉德罗斯开口的那一瞬间彻底崩塌。

"好久不见啊——"

"哇——"

雷狮来不及反应,就看见金朝着他的方向扑了过去,自己也习惯性的张开手接住了被吓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少年总裁。

嘉德罗斯彻底僵了一张脸。

雷狮这时温柔的拭去金挂在眼角的泪珠,看向他,柔声安慰:"没事,还有我呢。"

嘉德罗斯:呕呕呕呕

金被他摸的脑袋舒服,就又把头往他那边凑去,余惊未平的开口,"真的嘛?"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呢?"

嘉德罗斯: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

莫名被喂了满嘴狗粮的嘉德罗斯彻底冷了一张脸,他看向雷狮,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得亏了你雷狮,装的这么像,真是把我都快骗过去了。可惜啊……"

金听见这话,莫名有些惊悚,他又往雷狮的怀里凑了凑,只露出一双眼睛看向昔日的债主。

雷狮便也顺势搂上金的腰,在他看不见的角落冲嘉德罗斯露出一个挑衅的笑,"不劳你费心,我雷狮好的很——"

但他话还没说完,就又听见嘉德罗斯开口,"卡米尔把你位置占了。"

雷狮:???

嘉德罗斯没说什么,直接用遥控器打开电视,就直接看见电视中那个昔日跟在他身后的少年此刻被人们围在中心,灯光围绕着他一层一层的亮起。

他也看向摄像头,笑的温润:"公司下半年的计划——"

他顿了顿,"是把登格鲁公司收购回来。"

这下,雷狮和嘉德罗斯的脸色倒是出奇的一致了。

金:我的公司到底做错了什么???





















热度(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