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大易】她的书信

原著背景

假设了一下大结局,如果逍遥门真的被屠了满门。

ooc属于我,是送给 @雨来佳 阿蓝的文章,希望她能喜欢www

cp是大师兄×易相逢(师父父真的太可爱啦)





【一】

他着一身恣意,手里还攥着那朵已经枯萎的红花,于一片战后疮痍中慢慢坐了下来。

他空空的看着眼前废墟,寂静的沉默。

那一身恣意褪成了绝望,少年时期的壮志凌云,为了保护正派手握剑柄而长了厚茧,而今却又因为正派的迟疑不决而被迫染上了鲜血,分不清哪个是正,哪个是邪。

他终于感受不到任何人活着的气息了。

他手边刚好有一封信,小小的一封,上面沾满了血迹。

他只看了一眼,没有展开信封。

可能还存有一份侥幸。

微微抬头向天上看去,想去寻一片微微亮堂点的希望,可惜天上仍然一片漆黑。

他却还在等。

说来好笑,他自异世来此处,不过百年而已。这年间于前世的他而言是人生的须臾,而于现在的他而言,却是人生的百态沧桑。

人生若是只有百年之久,该多好?

他第一次进逍遥门时,师父翘着二郎腿,闭着眼睛随手一指,正巧落在了当时懵懂无知的他身上。

那高位之上的长者似乎懒散过了头,微微打了一个哈欠,"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首席大弟子了。"

此后余生不论何故,为师都相信你。你且放心去做,为师罩着。

可是师父,你还没告诉徒儿,如果你不在的话,徒儿该怎么办呢?

可是师父,师弟师妹实在太不听话了,他们都不听徒儿的话,全都冲了出去了啊。

可是师父,你还没告诉徒儿,这世间魔道真的是错的了吗?

正道真的是正确的吗?



【二】

众所周知,我逍遥门中净住了些疯子,大家都忌讳着,他们都在害怕。

可是,他们在害怕什么呢?


这世间如此残忍呢?


善良的人被嘲笑,残忍的人被推崇,正道成了人们口中的英雄,一下一下的筑建他们的荣耀——以猎杀魔道妇孺为荣耀的屠杀啊。

能持续多久呢?

他比了比自己的手指,比划出一个小孩模样的人,他揉了揉早已干枯的流不出泪的眼睛,"师父,你可能还不知道,在你走了之后,叶昭昭被那所谓的正道给害了吧。"

说来实在好笑,那些传说中的名门正派。

把那样一个小小的孩子生生杀死了呢。

贪婪如此,也是正道?



【三】

师父,徒儿不孝。

又拜一人为师,尊为师父。

她抱着徒儿的时候,徒儿已经有些累了,她朝着徒儿大声的说出那句话时,徒儿竟有些许难受。

难受那个本该最像正道的女子成了魔道。

徒儿说不出她的好。

她会紧紧的抱着徒儿,冲着那些冲徒儿攻击的正道们轻声而镇定的说一句,"徒儿就是徒儿,就算他杀尽天下,就算无恶不作,就算他为天下正道所追杀,那也是我的徒儿。"

你们,一个都碰不得。

她被那些正道团团包围的时候,徒儿冲她笑了笑,然后抽出手中符咒默默念了起来,徒儿可以看到她的身形渐渐透明,她惊恐的看向徒儿,她伸出一只手来。

徒儿没有抓住。


舍不得让她染上血迹。


【四】

可她还是找到了徒儿。

披着一身血迹斑斑,颤抖着将徒儿从囚狱中救了出来。

她背着徒儿,快步前进。

徒儿没有动,悄咪咪的将一张纸折叠几下放在了她的衣袖间,她轻轻颤动了下,背着的手愈发用力。

我咧开嘴,笑的不能自禁。

至此一别,怕是经年之久。

我也曾满怀大义,欲做那正道之首,哪曾想过一步错,步步错。

来此世已逾百年之久,也曾想过成家立业,离那喧嚣远些,再抱一把琵琶弹一首李杜风姿,醉于清风明月,祈祷我门永世不衰。

终究倒在正道正派与那魔道魔修之间的鸿沟,出不去又不愿出去。

师父,此世徒儿不恨。

若有来世,徒儿定要好好待这世上心怀善意之徒,不论魔道正道。



【五】

天地微微露出曦光时,没来得及给一片血迹带上些温柔的色彩,它慢慢升起。

有一男子,披着一身紫衣缓缓站起,手上是一封信,小小的,被他攥的过紧了些,透着悲决的力度。

那上面有一字,笔力劲挺。

走。

那上面还有一字,歪歪扭扭的加在了上一字的前面。

你。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