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龚大】迷路

是拖了很久的点文!! @不听不听子龙念经 希望不要嫌弃( ͡° ͜ʖ ͡°)✧另外祝愿高考顺利!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ooc属于我

原著背景

大概是前大死了之后胜儿来到了现世再续前缘。



【一】

龚常胜抬头有些迟疑地看了眼骄阳,却蓦然被刺痛了。

其实他并没有瞧见什么,那里空荡荡的,况且,他也不会看见任何东西。

但他低下头的那一瞬,眼泪却终于顺着尚未干枯的晶莹痕迹落了下来。

一滴一滴的,带着些难以挽回的苦涩似的,他蹲了下来。

他又似乎想起了什么,模模糊糊的,他的师父或许曾经和他说过些什么。

但他还是忘却了。

在他第一次迷路的时候,脑子里便只能装得下一个人了。

他的小云哥哥。



【二】

听说烟花易冷。

江南总有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愁思,有时候是猛的一下,有时候又像是蓄谋已久。

在龚常胜的记忆中,雨,并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他有一双璀目明媚,他有一双父母安康。他曾有所爱,但终是隔了座人海。

他生长于人海中,却迷失在大雨滂沱。

但他遇见他的那一天,却正巧赶在了细丝未断的朦胧雨季。

那时小小的他蹲在地上,双手似是合并,祈祷着什么,没有光彩的眸子更添了份脆弱。

路人常有好奇,靠得近些了,想听些什么。

但却无一人如愿。

在那些个路人想要听些什么的时候,他便已经停了下来,沙哑的少年音像是被磨平了似得开口,“但行善事,莫问前程。”

但行善事,莫问前程。

少年像是着了魔,一遍又一遍的念着。

他说,前程莫问。他说,但行善事。

但他却记不起他是谁了。

湿漉漉的衣服黏在了身上,龚常胜闭了闭眼,终于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他蹬了蹬腿,挣扎着站起来。

“你迷路了吗?”

有一阵轻风拂过,似乎有人为少年撑起了一片净土。

“嗯?”

“师父说,我应该帮你。”

是清朗的少年音。

“你迷路了吗?”

龚常胜却来不及说话,便被披上了一层外衣。恍惚中,他听见一声温柔呢喃,“你愿意和我回家吗?”

龚常胜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却被不知名的力量遏制住了嗓子,只留下了一连串细碎的咳嗽声。

他想说出他愿意,他很想好好的睁开眼睛看看他的挚爱,很想告诉他,他一直都爱着他。

但终是不能如愿。

龚常胜闭上眼睛的时候,一切就变成了最初的样子。

但睁开眼睛,却是另一种绝望。

我爱过你啊。

我忘记你了。

龚常胜躺在床上,思绪飘了很远,他突然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一场烟火,一场他与他唯一称得上甜蜜的回忆。

那时的他尚且稚气,胆怯的走在东方纤云的身后,只露出一双眼睛,一双看不见任何人的眼睛。

东方纤云有些无奈的揉了揉他的脑袋,把他抱的很高很高,高到可以够到烟火,他摇摇晃晃的抬起头,声音颤抖,“小云哥哥,我害怕。”

东方纤云眯了眯眼睛,露出温柔的笑靥,“我在这里,你无需害怕。”

他说,我在这里,你无需害怕。

龚常胜手足无措间,又被东方纤云抱的更高了,“胜儿总该站在最高处。”

不曾想过一语成谶。

我也曾爱你成疾,哪曾想过终是药石无医。

龚常胜想了很久很久,终于在一个午后想起了自己当时说过的话了。

听说烟花易冷,但我不冷。我不如烟花灿烂夺目,不知色彩斑斓,不知人间喜乐,但我知你。

所以,小云哥哥,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好。



【三】

龚常胜躺在床上,可劲的糟蹋自己的衣服,直到破破烂烂的才跑到了街道上。

他跌跌撞撞的,一点一点的靠近了当初自己与东方纤云相遇的地方,已是泪流满面。

他说,我终于想起来了。

师父苍白了头发,寻我不得时,最爱点着我的额头,笑的无奈又落寞,他说,“爱而不得时,早该弃了。省的我一把年纪处处寻你这小鬼。”

“徒儿,你记好——但行善事,莫问前程。”

“何?”

“勿入尘世,单枪匹马一人行,路在脚下。”




【四】

当龚常胜再次睁开眼睛时,已是傍晚时分,熟悉感有那么一瞬的叫人不敢相信。

他有些迟疑的活动了下自己的膝盖,却听一声熟悉的温柔少年音。

“你是不是迷路了?”

“……”

“嗯?你怎么不说话?”

“我……迷路了。”

我找不到你了。

原来不是不爱雨,是不爱任何无你之处。



















评论(9)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