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all金】我永远爱您,公主殿下

第一次尝试童话风

无厘头的文

性转柠和性转凯×女装金






很久很久以前,公主被恶龙抓走了。

那是一个挺长的故事,充斥着童话般的情节。那里有着勇敢的王子,英勇的骑士,无奈的国王以及被抓走的善良公主。

公主是个很美好的人。

美好是指怎样的美好呢?

就好比一个孩子跌在了地上,她都会很小心的将他扶起,送给他一个笑脸。

于是,人们争先恐后的倒在她的面前。



又比如说,她很喜欢种花。每天都会给许多不知名的花朵取各种各样的名字,那些名字无疑都是美满的意味。

长者说过,只有心怀美好的人,才能取出那些名字来。

于是,人们争先恐后的找些不知名的花来,放在了公主面前。

他们爱着那位公主。

痴迷着,尊崇着。

或者说,是病态的爱着。

国王挽着王后,一步一步的走向美好婚姻的殿堂时,不曾预料过那里将会诞生一位世间最为美好的公主,透着光,透着爱。

国王为她取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叫做金,这是上帝送给他们最好的礼物。

金是一个很漂亮的公主。是所有公主的模范。她几乎是个完美的不可思议的传奇。

但凡人总有缺点。

这位被万人敬仰万人喜爱的公主有着一个最为致命的弱点。

她单纯的不可思议。

她信任着她的子民,每时每刻的。她不相信世间存有恶。


她常常说,“世间无恶。”

世间无恶……?

世间无恶吗?

在被抓进这个监牢前,她还会这么想着。

牢笼外,是黑压压的乌云,密密麻麻的堆积在一起,透着不知名的哀鸣声,渗透着绝望的意味。

金终于被恶龙抓来了。

恶龙咆哮着,看着眼前的少女微微露出疑惑的表情。

它问,“你为什么不怕我?”

“我为什么要怕你?”

少女掸了掸粘上灰尘的裙子,从容的抬头看向巨龙。

“世人皆怕我。”

“那你是好人吗?”

“……好人?”

“对,好人。”

“那是什么?可以吃吗?”

“那是指心怀善意的人。”

金抬头看向了巨龙,眼中不见一丝惧意。

“我觉得,你是一个好人。”

巨龙扇着翅膀,看向少女,眼中似有疑惑,“那你是好人吗?好人也会欺骗别人吗?”

“这在于你。”

娇柔的少女音渐渐变为了少年温和的音色,透着一丝长久不适应的沙哑。

“在你的眼中,什么是好,什么就是好;什么是坏,什么就是坏。”

“这取决于你,不在我。”

金碧蓝色的眼中透着温和,看向巨龙便转为了鼓励。

“我……?”

“可是他们都说,我是坏人,天生该干坏事的。”

“我也想好好的生活下去呀。”

它看向金,眼中竟也露出了委屈。

“是谁施法将你变成这样?”

“魔人。”




金蓦然抬头,“我信你。”


“嗯?”

“不管他人怎么说,我信任你。”

她,不,或许说他,冲着万人厌恶的巨龙露出了一个很是温暖的笑容。

他终于将身上的繁重衣物褪了下来,露出少年平坦的胸膛。

“安利洁,你忘了吗?”

“我是金啊。”



金第一次见到安利洁是在被淹没的人群里。小小的少年穿着长短不一的奇异服装来到他的面前,庄重的开口,“公主殿下,请允许我为您占卜。”

公主殿下。

从那样小的孩子口中读出,不知为何却不见一丝违和感,取而代之的却是庄严感。

“好。”






“你今年多大了?”

“八岁。”

“喜欢吃什么呢?”

“柠檬。”

“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好人。”








好人?

金有些好笑,看了眼自己身上穿着的华贵衣裳,露出一丝无奈。

他摇着头,“不,我不是一个好人。”

“不,您是。”


安利洁看向他,一板一眼的开口,“您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嗯?”

“从没人与我说过这么多的话,您是第一位。”

“那……有什么奖励吗?”

小小的孩子低头思索了会,转而抬头,“我为您测过许多,事业、生命、家庭、爱情……”

“殿下爱情似乎颇为坎坷。”

“若实在不行,在下可以……替您消灾。”

“嗯?”

“在下福大命大,正好可以消您的克夫命。”







有那么一瞬间,阳光正好落进了他的眼睛里,留下了光辉。

“我和你说过,我不是好人。”

“但您是我敬爱的公主殿下。”





金被魔王抓走的时候是在一个雨夜。

哗啦哗啦的雨水几乎是倾盆而下,形成了一个小型的瀑布。

凯利抖了抖自己的斗篷,滚下来一堆无用的财宝以及一位落单的公主。

“咳咳”,公主微微咳了几声,抬头就直接看见了凯利正绕有趣味的盯着他。

“公主殿下?”

“还是王子?”

那恶劣的令人发指的男人抱起了他,微微垂下了脑袋。

一个吻。

金有些惊悚的抬起头,浑身开始发抖。

魔王的吻。

那是怎样的诅咒呢?

男人似乎看出了他的害怕,恶趣味的开口,“是誓约吻哦。”



一生相随。




评论(10)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