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all金】二心(上)

是送给蕉蕉的文章!! @蕉槟梦【不产佩金粮不改名!】 拖了很久!!

极度ooc!!!

大概是红绿灯组×金

之后可能会有海盗金

雷点是祖玛和秋是性转







金很怕嘉德罗斯。

这是日积月累形成的。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每次一看见嘉德罗斯心理和生理都会有惧意源源不断而来。

嘉德罗斯有时候会带着他的小队,从他的面前经过,带着些轻蔑与傲气,单单留下属于强者的目中无人。

除了……祖玛。

祖玛。

金抱着枕头,脑子里却蓦然想起了自己的哥哥——秋。

秋是一个极其温柔的人,对于金来说,这世上或许有千千万万的人,但唯独秋是他永远的依靠。

幼年时,金是秋的唯一救赎。

青年时,秋是金认知的全部。

所有关于温柔的词,都适用于秋。

但巧的是,在金第一次见到蒙特祖玛的时候,脑子却不知怎么的,突然一抽,脑海里就突然冒出了秋。金以为,世界上那么温柔的人,只有秋一个。

但当蒙特祖玛提着不知名的武器突然出现在金的面前时,他却很不争气的脸红了。那个被遮住面孔,分不清男女的少年有着高挑的身材,温柔的气场以及强大的安全感。

“嘉德罗斯大人在哪里?”

蒙特祖玛看了眼杵在面前的少年,低下脑袋,看不清的面部却仿佛温柔的让金有着想要靠近的气息。

“我……我不知道。”

金支支吾吾的回答了句,又看了眼蒙特祖玛,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能让自己错过这次机会。他微微抬起脑袋,天蓝色的眼睛直直的看向了蒙特祖玛,有些紧张害怕,“我可以和你一起走出去吗?我迷路了。”

青涩的少年音。

蒙特祖玛愣了愣,像是没想过眼前的少年竟然会向自己求助,一双充斥着仰慕的眼睛让他生生停住了拒绝的话。脑海里转了很大的一个圈,最终,他还是软了软自己的语气,有些生硬的开口,“好吧。”

金原本早已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两个食指缠绕着,有酸涩泛起。冷不丁听到他这句话,一双眼睛突然就充满了惊喜,他点了点头,憋住了自己想要说出的话,狠狠的点了点头。

有阳光撒在金的笑脸上,闪闪发亮着的莫名晃了晃蒙特祖玛的眼。

他揉了揉自己的心脏方向,微微有些疑惑,而后却又感觉右手一沉——金挽住了他的手。

“那我们走吧!”

蒙特祖玛微微张了张口,但最终还是闭上。

他默默的在心里回了一句,“好的。”

而金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一走,却再也没有回去的机会了。

远处有人伸了伸蹲的有些僵硬的腿脚,红色的头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他看了眼已经走远的两人,突然冷哼了一声。

“祖玛的眼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

金躺在沙发上,嘴里被不知名的抹布塞了起来,一双湛蓝色的眼睛含着泪水,连连摇着脑袋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来,让人心疼的不行。

但这里心疼的人却不包括雷德。

金偏着脑袋,眼中满是惊恐,他眼睁睁的看着雷德用缓慢的步伐一点一点的靠近自己,眼眶越发潮红。

“这顶级春药的感觉怎么样?”

雷德拎起金的领子,眼中却是偏执到了极点,“看着你现在这副样子,真是让人心疼呢。”

“可惜,现在可没有祖玛来救你了。”

他晃了晃全身已经泛起粉色的金,伸手摸了摸金的眼睛,擦了擦他开始止不住的眼泪,凑到了金的耳边微微吹了口气。

得到的回应是一阵战栗。

这个回答似乎很让雷德满意,他点了点头,居高临下的看了眼金,“如果,你能让我满意了,我就放你走。”

怎么样才算满意?什么样才能让他满意?满意是什么样的?

有那么一瞬间,金在脑子里想了很多,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他坚信祖玛会来救他。

他们已经走散了很长时间了,祖玛肯定会发现他的。

祖玛……一定会来的。

金抱着这样的想法,慢慢冷静了下来,他看了眼面前的红发男人,而后垂下了脑袋。

雷德却像是早已预测到这样的情况,微微冷哼了声。

“希望你不要后悔。”

金闭上了眼睛,微微扭动了下被捆绑起来的腿脚,而后不再发出一点声音。

雷德却像是很耐心的样子,他看着金逐渐潮红的肤色,心中势在必得。

很少有人会撑过这种春药。

他不急。

果不其然,金在一夜的酷刑之后终于还是没忍住药物的刺激,他扭了扭腰,小巧的物事终于还是抬起了头来。

雷德冷哼了声,心中说不出是敬佩还是讽刺哪个更多一些。

明明不该这样。

他明明应该求着我的,不是吗?

现在一副清冷禁欲的样子摆给谁看?















评论(28)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