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龚大】他的忠犬

ooc属于我

原著背景

是送给 @ゆゆゆゆそ 阿霖的文!她画的all大超级好看了!

白嫖好久,写文都生疏了【nizou】






大师兄近来可好?

自是安好。

何出此言?

你且看。








【一】

逍遥门是个挺奇怪的门派。

里面的男人像是女人,女人倒像是个男人了。

每每有人经过逍遥门前总会小心翼翼的走过,唯恐惊到了里面的怪人。

怪人?

龚常胜闭着眼睛,慢慢摸索着来到了一直困扰着自己的地方,一步一步的,疑惑而步履艰难。

他已经不止一次梦到过这里了。

这儿,充斥着少年噩梦的凄惨,被人抛弃的苦涩,以及遭人厌恶的麻木。

他梦见了许多,也见到了许多。

若此间为地狱,那他便为地狱的守门人。

但世间万物总是如此巧妙。

那道光印入他破烂的身躯,腐朽的灵魂以及逐渐堕落的心脏的时候也不曾预料过,他将他视为神。

他想了想,只有神灵才会如此温柔。

全身上下,都充斥着让人想要靠近的温暖。

“你没事吧?”

“嗯……?”

“我拉你起来。”

龚常胜想了想,那似乎是自己第一次接触到自己的同类,如此的……让人想要沉沦其中,哪怕万劫不复。

想到这儿,他的左手抚上右手,眉眼带上了些笑意。

尽管,他还是看不见。

“在下龚某,奉门主之命,特来请教。”

“阁下何意?”

“请教之人,为贵门大师兄,小云……东方纤云。”






【二】

龚常胜不傻。

他立刻就感应到了三股不同的情感波动。

他甚至能想象到东方纤云正在嚼着仙果的手微微僵住,那个不懂尊上的印飞星正在擦拭刀物,那个扮猪吃老虎的小师妹笑容僵在脸上。

但,这又如何?

龚常胜嘴角含着笑意,轻声呢喃了一句,“小云哥哥。”

这本该是我的。

这个人,自他少年时出现在他的梦境中,以英雄的姿态成为他的唯一,随着时间的沉淀,青年时又成为他无数次梦中遇见的恋人。

从少年到青年,他每日历经艰苦,日日训练自己,磨炼自己的心智,日复一日。

这一切,通通只有一个目的。

成为他手中最锋利的剑。

幼时起,他曾问过师父。

“逍遥门如此之小,何以承载多年阅历?”

他那师尊,咧嘴一笑,一双睿智清明,“此中少年骄才每辈皆出,着实不可小视。徒儿,你轻狂了。”

他歪着头,慢慢垂了下来。

怎样的雄才,都得叫他打了下来,任何人都不能成为阻挡小云哥哥的顽石。

如此这般,当他得知小云哥哥便是那逍遥门的大师兄时,却释然了。

他再次抬起头来,眼睛却湿润开来,是一片漆黑中忽然出现的光印,模糊但充斥着希望。

我的小云哥哥,自然是天纵奇才,万众瞩目。

这些阻碍让他一个接一个的打下来。

龚常胜理了理自己波动的情感,慢慢踏入了逍遥门来。






【三】

“诶,听说天纵奇才龚常胜入了你门?”

“胡闹,哪儿来的小道消息?”

“嗯?难道不是吗?我可是他听那些师兄弟说的。”

“哦?”





【四】

你到底有何目的?

龚某不知。

你近日来总是踏入我门,究竟有何所求?

龚某无欲无求。

你,可是真以为我这师叔是个摆设?你每日清晨为他熬煮米粥,打扫房屋,为他盘点日后会遇见的仇敌,为他清扫一切阻碍。甚至因为他喜欢吃仙果而采来众多珍贵仙果,只是为了维持他的笑意。你真以为我是个瞎子吗?

龚某不知阁下所言的“他”是何人。

自是东方纤云那小崽子。

如此,能够这样待他之人自是龚某。也只会是龚某。但小辈再提一句,小云哥哥不是兔崽子。

哦?

龚某这样待他,只是为了报恩,从不夹杂一丝杂意。龚某待他,恨不得掏心掏肺,以一换十,我有的,我没有的,都得送给小云哥哥,这也只是为了报恩。

只是报恩?那这恩可得有多大。

大到龚某需要用一辈子才能还清。

那好,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且听好。

你叫你门师弟师妹散发谣言何欲所求?

龚某除了小云哥哥,无欲无求。







【五】

“嘿嘿,蜀三路你太棒了!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果子!”

“龚某只是路过,顺手而已。”

——

龚某觉得,这个谣言对小云哥哥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所以放任传播。

何?

贵门如今刚经历一场大战,在下观察数日发觉战力实在不如从前,所以在下决定亲自来保护小云哥哥了。

所以你来我逍遥门只是为了保护东方纤云,只是为了让外人知道我逍遥门有了你的加盟不敢轻举妄动?

正是。

你给我出去!

嗯……嗯?

来人啊,东方纤云!你给我出来!快点把你的狗给我牵走!

东方纤云正在吃仙果的手一抖,整个果子都掉到了地上。

他抬起头,颤抖着看了眼龚常胜,却见他也抬头“看”向了自己。

龚常胜想了想,慢慢走到了东方纤云的面前,微微一笑,“汪”。














评论(27)

热度(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