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嘉金】我真的是受啊,你们信我一次好不好?

ooc属于我

嘉金校园交往前提

大概就是一个腹黑嘉偏要当受的故事



我有这么多的套路

却只想祸害你一个





【一】

嘉德罗斯和金是一对校园情侣。大概就是那种一见到两人大家就开始疯狂吹口哨调侃的热门情侣。在所有人的眼中,他们简直就是情侣模范中的模范。

“啊,金嘉真美好。”

“谁说不是呢?”

金目光复杂的看向了渐渐走远的两个女生,扶了扶额头,深深叹了口气。

在感受到自己左手被狠狠拽了拽他才回过头来,看向面前一脸阴郁的少年,目光复杂,“我们,什么时候去好好解释一下?”

“解释?解释什么?”

嘉德罗斯偏着头,目光看向金的耳垂,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嘴唇。

金被他赤裸裸的目光看的全身直起鸡皮疙瘩,他抖了抖,还是没甩开嘉德罗斯的手,甚至还被惩罚的捏了捏小拇指,食指和大拇指围成一个圈,套在了金的中指上。

暗示的极为明显了,金觉得,自己要是过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摸清眼前伪奶狗的真实面目就实在是愧对自家姐姐把自己养这么大了。

嘉德罗斯像是不满意金的发呆似的,直接一手把他拽到自己怀里,低下脑袋来,压低了声音,“别给我露馅了,不然,回去有你好看。”

说完后,又使坏的吹了一口气,舔上了金的耳垂。

嗨呀好气。

金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忍住落荒而逃的冲动,“可是……你明明是……”

“嗯?是什么?”

嘉德罗斯挑了挑眉,玩味的看向开始微微颤抖的金,语气嚣张,“说下去。”

“在上面的那个……”

金捂住自己的眼睛,简直羞耻的想找个洞钻下去。

“你记得就好。还有,不准说出去。”

“……为什么?”

“啧,问这么多干什么,不准就是不准。”

干嘛啊,干嘛啊!这么凶干嘛啊!

你这么凶不是攻骗鬼呢?

【二】

“欸,你快看!金又和嘉德罗斯出来吃饭了!”

“真的耶!哇,他们真好!”

“阳光温柔攻和傲娇炸毛受简直绝配!”

女生们的悄悄话此时被路过打饭的金听了个正着,于是“嘭”的一声,她们口里的帅气攻就这么仰躺在了地上。

溅了一身的饭菜。

金抖着手,欲哭无泪的看向撒了一地的饭菜,又想了想在座位上等的不耐烦的嘉德罗斯,深深的感受到了绝望。

有女生歪了歪头,蹲下来冲他伸出手,语气温柔的开口,“这位同学……”

“嘉、嘉德罗斯!”

“诶诶诶!真的是嘉德罗斯诶!”

金刚抬头看向那位冲他露出笑容的女生,还没来得及回以笑容,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给挡住了,一双手穿过他的腋下,将他整个人都抱了起来。

“啧,你这渣渣蠢死了,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的?”

金腾在半空,一脸的不知所措。

“算了,问你也是白问。你这渣渣真是蠢死了。”

嘉德罗斯自顾自问着,脸上写满了嫌弃,而手上却紧紧的抱着金。

问话的女生愣了愣,随即又开口,“还是让金前辈处理一下比较好……”

金听到这话却有一瞬间的窒息,他连忙开口,“不了不了,我我我没事。”

“说完了吗?”

嘉德罗斯陡然开口,背着光,看不见脸。

“说,说完了。”

“那走吧。”

金乖乖的趴在他的背上,一动也不敢动。

可惜了那两盘菜了。

“我觉得,我吃了满满的狗粮……齁死的那种。”

“我觉得,你说的对。”

“我觉得,你们都错了。”

“嗯?”

“你们不觉得嘉德罗斯才是攻吗?”



【三】

第二天,金发现自己周围的女生眼神都变得奇怪起来。

他偏过脑袋,戳了戳坐在他旁边的嘉德罗斯,悄咪咪的开口,“你是不是说出去了啊?”

“嗯?”

“班上女生都变得好奇怪诶,好像都在讨论什么攻受……”

“哦。”

“我觉得是在说我们。”

“放心,不会。”

“诶?为为为什么啊?”

“我都已经装的这么受了,你要是比我还受,只能是你的问题了。”

“???”

“还有,不准说出去,知道吗?”

“……如果不是我说的话……?”

“那你就死定了——”嘉德罗斯停了停,瞥了一眼金,继续开口,“欲生欲死的那种。”

这是,这是暴君啊?!

金想了想,还是决定作死开口问一句,“你是攻不好吗?偏得被人说是受?”

“不好。”

“为什么啊?”

“没有为什么。”

【四】

“凯莉,我觉得,嘉德罗斯那个家伙有病。”

“嗯?又怎么了?”

“他为什么老是不肯承认自己是个攻啊,这样好奇怪啊。”

“噗。”

“诶,凯莉你笑什么啊?”

“金,你知道吗——”

“诶?知道什么?”

“在耽美小说里,攻是必须要和受在一起的,不然就是渣攻了。”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他想让你永远和他在一起啊。”

“因为,他觉得自己是绝对不会是渣攻的,所以,如果你不爱他的话,他就可以以道德名义摊着你,让你负责一辈子。”

“原来如此。”



评论(16)

热度(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