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埃金】若你离我三日

ooc属于我

双向暗恋




阳光明媚的周六。

金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大脑有一瞬间的放空。但也只是维持了几秒的呆滞而已。

细细碎碎的光亮均匀的撒在了白色简洁的床单上,衬的原本就白的刺眼的床单越发耀眼,金看着这一幕,眼睛却眨也不眨一下。彻夜流泪的眼眶此时有些酸涩,像是控制不住一般,又是一顿苦战。

埃米刚刚才睡了几分钟,完事的时候实在累的不行,趴下之后眨眼睛的功夫就睡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的,按他亲姐姐艾比的话来说,就是天打雷劈,五雷轰顶都叫不醒他。

但巧的是,金一哭,他就立刻睁开了眼睛,半点都不见睡意的。

“怎么了,怎么了!你你你别哭啊!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少年慌忙不安的开口,手脚并用的急忙下床,准备去为自己折腾了大半夜的爱人准备早餐。但他还没来得及下床,一只袖子就又被小爱人给拉住了,猛的一抬头正好对上了金小白兔一样红彤彤的眼睛。

“别走。”

是沙哑的少年音。

埃米看了眼床上有些凌乱的痕迹,小心翼翼的开口,“我先去把床上收拾一下……”

“别走。”

金直直的盯着他,红肿的眼眶以及急切的话语。

“别走……好不好?”

这次的请求,却带上了哀求。就像是迷路的孩子等待着救赎一般,金抬起的头颅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埃米看着这一幕,不知怎么却感到了绝望的意味。

就好像,就好像,他只要一离开,就再也见不到少年一样。

于是他安抚似的反握住了自己的爱人,微微弯下腰来,在他的头上留下一枚印记。

他温柔的开口,“好。”

是记忆里最温柔的人。

金抬起头,只一眼的相视,却使他内心天翻地覆起来。

他伸出手,狠狠的揉着自己的眼睛,来来回回的折腾着,直到埃米实在看不下去了,捉住他的手才停了下来。

“金,你怎么了?”

埃米看着少年满是汗水的双手,颤抖着的脑袋,心中满是自责。

“是不是我昨天把你弄疼了……”

埃米还没来得及说完却又被金打断了话语。

“我爱你。”

————“我知道。”




——

埃米喜欢金,已经很长时间了。

在那段苦涩的日子里,他每天都会腾出很长的时间,用来想念。

想念着他的爱人。

像是每个细水流长的爱情故事一样,他们相识相恋,相互依存。

但准确的来说,这却又是个关于暗恋的故事。

男主角却被分为了两个人。

他爱他,他爱他,她又爱着他。

埃米想到这里时,捂住了自己嘴角不知不觉笑的夸张的弧度,抬头却满目疮痍。

伶仃而下的泪水,汇聚在一起,成了他爱着他的那一条河。

那时的他,在河东,他在河西。

他亲姐姐那个时候喜欢捏着他的脸,嫌弃的不行,“你这呆样子,我以后怎么放心人家小姑娘嫁给你啊?”

“……老姐,你好意思说我吗?”

当然,如果可以,他其实很想问问自家姐姐,是怎么觉得已经弯成蚊香的自己还是个直男的。他很想开口问一句——

为什么非要是女孩子?

当然,他怂。

更何况,他暗恋的对象还是自家姐姐的意中人。

那个——叫做金的少年。






呆家埃米的暗恋史,其实不是很长。

从开始,到结束,也不过短短三年。

从开始到结束,也不过短短几个字。

我喜欢你啊。

我也是。

但却难在了他自己的磨磨唧唧。

难在了他众所周知的姐控属性。

艾比给金写情书的时候,他其实是站在旁边的。

两只眼睛望眼欲穿的看着那张被姐姐护的严严密密的粉色信封,心中苦涩却慢慢溢出。

“埃米,交给王子殿下。不准弄丢了,知道吗?”

她的眼神庄严而虔诚,莫名叫埃米想起前几天刚转来班上的安莉洁。

他想了想,还是接过了那张信封。

“好。”

他微笑的站在那里,手中紧紧抓着他最后的一点念头。

他的心中曾有海啸翻涌。

但他静静的站在那里,并没有让人知道。

“这是……给我的吗?”

金发的少年像是有些紧张,颤抖着声音才吐出这样一句话来。

但埃米并没有回答,眼中闪烁着比任何时候都耀眼的光芒,看着他。

金透过窗外尚未全部亮起的晨光看向他,猛然心跳加快起来,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欢喜。

他以为,埃米的眼中就是全世界。

那样璀璨的不可思议的美好,尽管早已知道他喜欢自己的可能是那么渺小,但他依旧开心的眯起眼睛。

金坐在那里,静悄悄的等了一会,却还是没等到那封情书放在自己的桌上。他偷偷的瞄了一眼,却又立刻收回了视线,一双兔子般的眼睛转来转去的漂亮极了。

埃米苦涩的咽了咽,喉咙发出一种类似于猛兽撕咬决裂的声音来,才慢慢腾起手,将那份牵绊自我切断。

而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金满怀期待的打开信封,里面却干干净净的,只有几行字。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金在之后的三天,没再见过埃米。

那个温柔的少年仿佛消失了般,怎么也找不到行踪。

但金却一点都没有担心——每天的早饭依旧好好的放在他的桌洞里,荤素匀搭,健康极了。

他偶尔也会在他的凳子上或者桌子上留下一些蛛丝马迹来——细长且卷的夸张的黑发,一个坐的暖和极了的凳子以及擦拭的干干净净的桌子。

金笑着看向窗外,湛蓝的眼睛望向湛蓝的天,是珍宝印着另一个珍宝。

他不急。

他在等待机会。



不知哪位名人大师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生活永远比小说来的精彩。

在金想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眼睛一瞥,就直接看见了足足消失了五天的少年。

黑色的呆毛一颤一颤的抖着,委屈成什么样,一目了然。

“……明明,明明是我先来的!”

“难道就因为你是姐姐就可以这样对我吗?”

“从小到大就和我抢东西!熊娃娃我忍了……现在连你弟媳都要抢……苍天啊,还有没有天理了啊!”

一向温柔的少年蹲在了大桥下的阴影里,一双眼睛要哭不哭的,满满的不甘。

金搓了搓自己的手,蹑手蹑脚的走向了他,悄悄的来到他的背后,而后用一双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兴奋的双手捂住了埃米的眼睛。

他低下头来,凑到了他的耳边,轻声开口,“你喜欢谁?”

僵硬。

有那么一瞬间,金以为自己抱着的是一块石头,冷冰冰的,一动不动。

然而又过了不到三分钟,这石头却又变成了烈火。

金耐着性子,终于等来了他的回答。

他说,“金。”

“金是谁呢?”

“我现在爱着的人,我未来的爱人。”


埃米终于移开了金附在自己眼睛上的手,将他捉到自己的面前,微微垂下脑袋,留下一个吻。

金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来,抬头看向埃米的眼睛——里面满满都是他。

知道吗?

喜欢一个人,是一种即使你移开视线,也会从你的眼睛里跑出来的情感。

可不巧的是,我比你明白的更早。

“不要再离开我,好吗?”

“嗯……?”

“好吗?”

“好。”

原来三天我就已经受不了。


评论(22)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