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嘉金】神父,请听我告解

私设ooc巨大

给yata @yata酱 的文!!是礼物ww

神明嘉×信徒金

不喜勿入




“神父,请听我告解。”




金有些忐忑,一向湛蓝漂亮的眼珠露出了些许怯意。

他带着凯莉的道歉赎罪信来到神明的住处。

那是一封很厚很厚的信。金摸着它,这样想到。

凯莉在他临走之前嘱咐他一定要面见神明,将这封信交于给他。

神明?

金笑了笑,不以为意。

神明不过是些自大狂,他们狂妄自大而不理民意,金实在对他们起不了一丝好感。

这样想着,他却已经走到了目的地。

他在门外微微理了理衣衫,而后才敲了敲门。

于是很是不耐烦的男声缓缓响起,“进来。”

蛊惑般的声音。

金走进了门内,微微抬头看向了嘉德罗斯,愣在了原地。





数日之后





金色的骄阳仿佛终于堕入了尘埃,一双日日充斥着活力与慈悲的眼中终于多了些被他视为可耻的物事。

消瘦的身体支撑着他渐渐迷糊的意识,恍惚着,迷茫着,难以理解着。

窗外慢慢落下的骄阳似乎嘲笑着他,最后的一束光落在他的侧脸,显现出他悲伤而善爱世人的面颊。

他跪在了他所信仰的神的面前,依旧愁眉。

“我有罪。”

“愿神解答。”

白衣金发的少年蓦然抬起了头,一双碧蓝眼珠紧紧盯着高高在上的神明。

“神明在上,可否告与我,爱为何物?善与恶似乎都与它有关,发于此,又止于此,实在难以捉摸。”

“神明如此厚识,必能解答。”

一双烈焰般的炽热。

嘉德罗斯看着他,微微抬起了下巴。

“神视众生,不过渣滓。”

“神明创造一切,世界万物始于我,止于我。”

“爱不过欲望之始,不过是创造时的兴起,它无甚作用,何必在意。”

神明低着头,看向跪于他前的忠诚信使微微点头,“你更不必在意。”

“那爱是罪孽之主吗?”

“不。”

嘉德罗斯顿了顿,看向了金,眼中闪过一丝恍惚,“爱本为罪,且爱与被爱皆是罪孽深重。”

少年终于低下头。

“渣滓们的可笑感情而已,你是我最忠诚的信徒,为何如此困惑?”

少年微微颤抖,像是遭受酷刑般颤抖着。

“神明在上,我或有罪。”

“你是我最忠诚的信徒,何罪不可为罪。”

嘉德罗斯似乎不耐烦起来,瞥了眼金,少年的泪珠竟落了下来。

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无声亦无痕。

“啧,你又哭什么?”

金咬着嘴唇,脸色苍白起来,他又再次抬起了头。

“我觉此罪不可轻饶,悲从心起,感从心来。”

“神明在上,我不可辜负您。”

“为此,我愿离开,自此孤苦无依以请恕此罪。”

嘉德罗斯终于有些动容,看向少年,问道,“所以,你何罪之有?”

“渎神之罪。”

“我贪恋神明,爱着神明。”

“……何时开始?”

“从始至终。”

嘉德罗斯沉默了会,走下神坛,走到少年面前低下了腰,金发印着少年的金发,熠熠生辉。

“我有没有告诉你一件事?”

金看着所谓的神明走下来神坛,满是泪水的眼睛再次露出了痴迷。

“爱神,无罪。”

嘉德罗斯看着少年眼中的痴迷,眼中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看来那个黑发女子,没有骗我。

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道歉礼。





评论(17)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