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all金】长安忆(三)

ooc属于我

是古风pa长篇

注意雷点是秋性转!!嘉德罗斯是捡来的孩子!!格瑞是暗卫!!






宁国府里,一身同样明黄的青年公子正摇着扇,本一副清闲样却生生多出了焦急。

他来来回回的走在大厅里已经很久了。

久到旁边的侍女仆从都生出了睡意,眼皮都开始打架,七七八八的散在院子里开始了闲谈。

“嗳,你说,二公子怎么还没回来?以往这时候学堂早就散堂了的,更何况今天还是元宵。”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跟你说,我上次还听见二公子求了大公子一个时辰去看元宵会,现在估摸着还在逛呢!”

“那既然这样,大公子怎么还这么着急,有格瑞跟着二公子,还会怕什么吗?”

“这倒不是怕不怕的问题。你们新来的吧?这两位公子自小一起长大,形影不离,几乎从来没有分开过,纵使二公子去了学堂,大公子也不曾离开过,甚至在学堂外租了个堂屋作为书房,对外却是宣称考察民情……”有些年长的嬷嬷看不过去,忍不住开口说道。

“更何况两位公子幼年丧母丧父,全府上下全靠大公子一人打理,似母似父的将二公子照养大,这般感情也自是比寻常兄弟深厚些。”

一众侍女仆从却像是听的入迷,连连点头称是,“两位公子确实感情深厚。”

立于庭院中央的黄发公子却顿了顿,抓着扇的手也微微紧了紧,青白分明。

他像是有些懊恼的看了眼自己的的手心,默默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衣衫,而后走向了大院,清了清嗓子,“摆桌吧。”

太狼狈了。

秋搓了搓自己的手,闷闷的想到。

不过是分开了一个时辰而已,自己怎么还是会这么紧张?

莫名的情感似乎像是很久之前就种在了自己的心里,沉淀了许久。仿佛顺着时间的渐长,这份说不出口的暗晦心思也会逐日加深,直至难以忘却。

秋看着湿润透了的手,微微露出一个苦笑,他看着一众侍女们齐齐摆桌,慢慢坐了下来。

“哥哥!我回来了!”

清亮的少年音仿佛透过层层险阻进到秋的心里,猛的一下敲击着他的五脏,使他整个人开始进入到一种极端的振奋感中。

“金——”

来不及说完的话在看见少年之时失去了言语能力。

他的眼前有一位与他一般身着黄衣的少年,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一副翩翩公子。而少年的身后却站着一位满脸冷漠的黑衣侍从,气场透着威慑。

当然,让秋哑口无言的却并不是这两人。

金偏了偏头,看着面前笑的有些勉强的哥哥,突然开口,“哥哥,你怎么了?”

秋忍了忍自己内心喷发着的咆哮,低头想给金一个微笑时却还是没忍住,一个不小心就露出一副狰狞样,要笑不笑的开口问道,“金……你身后的那位,是谁?”

金顺着自家哥哥的目光低下头去,就看见一只紧紧抓着自己衣角的黑黑的小手。

而在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这只手的主人就已经自己开口了,“我叫嘉德罗斯。”

一句话简洁明了干净利落。

金听了,有些好笑的揉了揉小孩的头,看着他脏兮兮的手,连忙招人拿来一条毛巾,替他仔细擦拭。

当然,那揉在小孩头顶的手立刻就被他拍了下来,还附带一个略带不满的表情。

“谁准你摸我的头了?渣滓!”

小孩仰着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看向站在一旁的另两人,在金看不见的角落露出一丝挑衅的微笑。

!!!

一身黑衣的少年猛然间释放出骇人的气势,震得饭桌都抖了一抖。

而秋闭着眼,仿佛在试图忍耐着什么,等他睁开眼却正好看见这一幕,于是瞬间破了功。

这小兔崽子!士可杀不可辱!!!

秋转过头,正好对上了格瑞的眼睛,一双冷漠的眸子罕见的露出了些怒气。

同道中人呐!

秋看向格瑞的眼神瞬间从试探变为了欣赏。

于是他走上前,拍了拍格瑞的肩,像是安慰又有些同病相怜似的意味,他看了眼一直在帮小孩擦手的金终于开口,“金,这小孩,你是怎么遇见的?要不让我问问别户人家,找找他的父母?”

温和的语气,一如往常。

语气诚恳,关切满满。

秋很是满意,觉得自己说的话体面极了。

“哥哥……我可不可以,把他……留下来?”

金小心翼翼的开口,眼中的期望不似作假,“

我是在马车底下看见他的,他躲在那里浑身脏兮兮的,不像是有家的孩子……”

金抬头看着秋,眼中亮闪闪的,“哥哥不是说过,要见死必救的吗?”

秋噎了噎,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钉的死死的。

这不一样啊!!我弟!!

这根本就是养虎为患!没看见这小狼崽子的眼神吗?!你养大了就会把你吃了的啊!

当然,这副话秋依旧没有说出口。

一众侍女看了眼已经憋的满脸通红的秋,纷纷体贴的上前为他递茶倒水。

秋于是刚刚拿起了茶杯,手指尚且有些颤抖的吹了口气,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就听见身旁传来幽幽一句话,“秋公子,我想跟随二公子。”

“噗”。

秋连忙站起身来扇了扇自己惨遭酷刑的舌头,肿了好大一块。

“你,刚刚说什么?”

秋盯着格瑞,眼中像是不可思议又像是早已预测到,“你不是早就跟着了吗?”

格瑞微微动了动眼,却看向了金的方向,眼中一如既往的冷漠,“这不一样,我的卖身契不在他那里。”

秋有些心虚,“金他……”

格瑞却突然抬起头,言语透着严肃,“公子应该知道的,金的身边一向不安全。”

“这些,秋公子早就该知道的。”

冷漠的少年看向他,表情只有在提到自家弟弟的时候才微微温和了些。

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又看向了他,慢慢吐出一个字,“好。”

“但是你要保证,不论如何,都不要离开他身边,永远都要保护好他。特别是我不在他身边的时候。”

散着黄发的公子抬手摸了摸自己稍稍有些干枯的头发,笑的眯了眯眼。

“好。”




金看了眼不知从何时起便一直在嘀咕着什么的秋和格瑞,有些奇怪,“哥哥,你们在说什么呢?”

说话时的手却还是不停的帮嘉德罗斯擦拭脸颊与手。

“哼,擦的干净一点!”

嘉德罗斯突然开口,直接引开了金的注意。

秋:……我忍

格瑞:……我再忍

一众侍女:……这你们还能忍??

秋冲着金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指了指站在他身后的嘉德罗斯,“金,你把他交给我吧。”

原本一向安静的格瑞也突然开口,“府里还有一些空职,挺适合他的。”

金迟疑不决的看了眼一直紧紧抓着自己衣角的小孩,正在犹豫着,却猛的一下看见他突然低下了头,很是落寞的样子。

金:!!!

“哥哥,这个孩子我养了!”

金豪气万千的拉起了嘉德罗斯的手,直接走向了自己的院落。





























评论(13)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