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all金】长安忆(二)

ooc属于我

是古风pa长篇,不喜勿入

注意雷点是秋性转!!!





格瑞看着金,眼中闪过一丝懊恼,但随即又恢复了以往的冷淡,“烟花会上鱼龙混杂,请公子理解。”

这一番话已是拒绝了。

金抱着猫,走在了自己心仪已久的元宵会上,心情不似当初的美妙。

委屈与难受。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却还是没有看完烟花大赏。

金憋了一肚子气,狠狠瞪了罪魁祸首一眼。“我都说了,我自己一个人可以出来的!”

格瑞偏过脑袋,不去看那位委屈的叫人怜惜的少年,他等了会,在他还是没听见少年的控诉时,终于开口,“公子,我只听取秋公子的旨意。”

“保护公子你,是我的职责。”

“烦请公子不要为难在下。”

金堵了一口气,恨恨的看向面前冷淡的侍从,咬牙切齿,“既听从家主之言,那你又何必跟我?”

“实乃家主之命。”

“你!”

“还望公子宽恕。”

冷淡的少年似乎铁了心,转过了脑袋不去看向那位恶名昭彰的公子,紧紧抿上嘴巴看向远处的灯花烂漫。

烟花会之后紧跟着的是灯花会。

金早已在心里记得透透的。

于是,他又很是怨念的看了一眼格瑞,而后便迅速的跑向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兔儿灯摊处,蹲下了腰,很是激动的指着其中的一只玉兔灯,对着摊贩问道,“姐姐,这个怎么卖?”

已近三十的少妇看着眼前笑的灿烂的少年公子微微愣了愣神,不自觉的开口回答,“每只六文钱,倘若两只一起便只要十文就好。”

金低着头,又瞧了眼满目的兔儿灯,却纠结了起来。

其实,他很想每只都买……

但是,若是这样,保不准明儿那些个说书的又要把自个描绘的越发荒唐了。

他甚至已经可以想到戏班子的人穿着金黄亮眼的俗气装扮,怪声怪气的唱着别人流传的自己听都没听过的荒唐事迹。

想到这儿,他微微低下头,手指又开始缠绕起来,满脸都是纠结。

“这些,我都要了。”有些清冷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金垂着脑袋,闭着眼,正在感慨着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却兀自被塞了一怀的兔儿灯,满满当当的。

“格瑞!”

金刚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却抬头看见面前的淡薄少年,印着明亮的火光染上了些许人间味。

金却直接扑到了冷着脸的少年身上,毫不忌讳的看向了他,两只眼睛在璀璨的灯光下印出了两只耀眼的太阳。

“格瑞!你真是太好了!”

活泼的少年彻底放开了拘束似的,冲着面前的黑衣侍从露出了一个明亮的笑容。

“我开始还以为你不理我了呢!担心了好久。但是你今天也真的很过分啊,还说你只听哥哥的话……明明是我救的你……”

金一手抱着猫,一手却被塞了满怀的兔儿灯,满脸笑意的看向格瑞,眼里有着兴奋又有着期待。

“格瑞!你以后不要不理我了,好不好?”

那一身黑衣微微低头看向了少年公子,眼中像是闪过些什么但却立刻消失不见。

他微微张了张嘴,想了会却还是吐出一个字。

“好。”






侍女们提着灯,终于寻了过来。

“公子,时候快到了。”

金看了眼已经备齐的马车,又回头瞧了瞧远处的灯花灿烂,把怀里的猫揉搓捏压着发出“呜呜”的声音来,才咬牙一步三回头的走向了马车。

“……走吧,哥哥应该等了很久。”




评论(7)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