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all金】长安忆(一)

ooc属于我

是古风pa长篇




正月十五元宵节。

熙熙攘攘的人群伴着些胭脂水粉味,在一片热闹的气氛中,人们仰着头望着那些缓缓升起的天灯,念着各自的心思。

小孩推搡着父母指着远处的糖葫芦,眼睛神情都透着希冀,有时又看着热闹的人群发出“咯咯”的笑声,伴着烟花爆竹的尾声渐渐沉淀下来。

一派祥和之景。

金抱着怀里的白猫,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

他悄悄抬头瞥了眼面前的少年,见他依旧冷着脸闭目养神才又低下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手指却不自觉的缠绕在一起,不曾停过。

其实他自觉很是委屈。

从小时候开始自己便被别人说是纨绔,说书的不知怎么总是能找到他的错处,并将之放大又扩大,周而复始,不曾厌倦过。

每每深夜,孩子啼哭之时,他便知道自己又要被溜出来转转了。

“再哭就让宁国府家二公子把你给吃了!”

如此这般,小孩就算再难受也断断不会流露出半点眼泪,都生生憋了下去,可怜兮兮的眨着眼睛诉说着拒绝。

“呜呜呜呜,我不哭了!”

金有时也会纳闷,他很想偷偷的绕过那些个侍卫仆从去瞧瞧,瞧瞧自己被人们流传下来的形象到底是怎样的凶神恶煞,教人害怕,才能使人们闻他巨变。

从小到大,在他身边也唯有两人不曾因此离他而去。

想到这里,他又抬头看了眼少年,眼中闪过一丝愧疚。

他摸着趴在膝上的猫,揉着它的耳朵一下又一下,直到它微微发出“咕噜咕噜”声才停了下来。

车内很是安静。

格瑞靠窗依在背垫上闭着眼睛,一向冷漠的脸颊竟也因此变得稍稍柔和了些,呈现出罕见的温柔的错觉。

很好看。金偏过头的那一瞬间脑子里却突然冒出了这一句话,但很快他又摇了摇头,暗叹一句美色误人。

所以说,人啊,不能只被外表就给欺骗了。

格瑞是他的亲卫,是自家哥哥为他精挑细选的死士,从小时候起他们便形影不离。人人都知他有个武艺高超的亲卫。也是因为这个,金不管招惹了什么麻烦也总是被人忌讳,从不敢轻易动过。

他们的关系其实很是微妙。

“公子,到了。”

有些娇柔的女声穿过帘子传了进来,金抱着猫的手腾出一只来,撩开了帘幕。

外面是一派繁华热闹之景。

正月十五的江南总是叫人感到温暖。这个温暖指的是太平之日人们的发自内心的安乐喜悦,不同于孩子们单纯的心愿,亦不同于少年少女们微妙的心思。江南的元宵总是会叫人沉迷在一片和平宁静的氛围中。

江南的子民爱着这片宁静。

江南的佳节充斥着安详美好的期望。

金在看到这片景象时便已经有些呆住了,愣在马车上好一会。直到侍女们齐齐出声,喊了一声“公子”才缓过神来。

原本冷着脸的格瑞却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转头看向了金,看着他痴痴望着烟花绽放在天上,五彩斑斓天际的留下绚烂时,才微微转头移开了视线,一把拎起了他跳下了马车。

金还没从那片灿烂中回过神却已经被带下了马车,于是他有些生气的看向了格瑞,眼里流出晶莹剔透的色彩,印着烟花的绚丽久久不散。

侍女们提着灯,却看痴了。

眼前的少年身着亮黄衫,腰间佩戴明黄玉,明明是个孩子样却偏偏装成老沉样,眼中仿若有了整个烟花三月。

而此时,这片烟花却直直看向了一人,委屈像是快要满了出来,“格瑞,你再让我看看,好不好嘛?”





众所周知,宁国府家二公子身边有个武林高手,武艺高超,盖世无双,武林中人无不忌讳。

而全天下也只有那位恶名昭彰的宁国二公子才能降得住他,使他为他卖命。

但是现在看来,谣言也不可信啊。

灯花会上,有一黑发公子远远瞧见那位传说中恶劣至极的少年,微微勾起了嘴角。

有点意思。

评论(16)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