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all金】罪名为爱

ooc属于我

是给这位小可爱的债 @孜然_属性思吹 修罗场日后一定补上!

内含瑞金,嘉金,雷金,安金,不喜勿入



“犯人金,你可认罪?”

“我有何罪?”

“所犯之罪,次八。”


金挠了挠头,在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为什么自己一觉醒来成了兔子时,却又被莫名其妙的带上了法庭。

他很想开口问一句为什么,但却只能张着嘴发出一些“呜呜”的声音。

说不出任何话。

这个发现让他很是挫败的垂下了脑袋,但还是摇了摇头。

“还不认罪吗?”

黑乎乎的旁观席上似乎坐满了人,但又像是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人。

两个极端。

金沉默了会,依旧摇了摇头。

站在高堂上的法官似乎冷笑了声,而后又开口对着大门之外喊了一声。

“宣被害人上来!”




金在看见格瑞的那一瞬间彻彻底底的懵逼了。

他狠狠揉着自己的眼睛却发现并没有出错。

格瑞真的变成了一只狗……少年。

狗耳少年瘫着脸,并没有看向金的方向,一双眼睛直直的看向了法官,眼中满是冷淡。

“被害人请阐述遇害经过。”

“他偷了我的东西,是非常重要的物品。”

“经过?”

“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不怎么记得清了。”

“确定是他吗?”

状似格瑞的狗耳少年微不可察的看了一眼金,点了点头。

“是他,我记得,他拿走过我很多东西。”



金尚且沉浸在惊讶的氛围中,什么都没来得及辩解,格瑞却又慢慢走了下去。

法官看了眼金,眼光凛然,“可否认罪?”

金对着他,眼中仍是不屈。

“我且无罪。”

那法官却蓦然又冷笑起来,他看着席下的金一脸正气,又低沉下声音,“再宣被害人。”



嘉德罗斯进来的时候,金像是心有所感,他微微抬头正好对上了那双璀璨的眼珠……还有一对狗耳朵。

于是金在嘉德罗斯鄙夷的目光下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脸,留下好大两个红印。

“请被害人阐述遇害经过。”

“渣……他偷了我的东西。”

“经过?”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渣……他就已经开始准备偷了。”

“确定是他吗?”

“我从不认错。”



金看着法官,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流下些许冷汗。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我……我且无罪。”

金把头仰的很高,看着坐在高台上的法官,又加了一句,“我坚信不疑。”

法官却像是早已预测到,他看了眼底下已经开始微微颤抖的金,却忽而勾起了嘴角。

“再宣被害人。”



雷狮上来的时候金已经开始发抖,但他仍然稳了稳身形,有些勉强的看向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紫色大猫,微微晃了晃。

雷狮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金,而后走向了高台。

“请被害人阐述遇害经过。”

“哦,这小鬼偷拿了我的东西。”

“经过?”

“他在我梦里偷的。”

“确定是他吗?”

“不会错的。”




法官似笑非笑的看向了金,像是有些挑逗般的开口,“罪人金,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坚信自己。”

金抬起了头,看向那位高高在上的法官,“我本无罪。”

法官像是早已料到,他微微抬起了下巴,开口,“再宣被害人。”




安迷修低着头,手上拿着一个苹果,有些疑惑的走了进来。

但下半身却是马。

他看了一眼金,疑惑的眼神却像是消散了般,冲他露出一个温和的笑。

“请被害人阐述遇害经过。”

“在下……被人偷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那是在下要留给公主殿下的。”

“经过?”

“嗯……在下可能记得不太清楚了。”

“确定是他吗?”

“在下的直觉,从不曾错过。”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

“可有申辩?”

“……”

法官有些恶劣的看向近乎倒下的金,突然笑出了声,“罪人金,你可知你犯了什么罪?”

金目光呆滞的看向他,像是知道了他将要说出的话,有些狼狈的捂住了眼睛。

“从属次八罪。”

“罪名为被爱。”



被爱……?

金尚且有些疑惑的看向他。

“你拿走了格瑞的爱,信仰以及光。”

“你偷去了嘉德罗斯的爱,骄傲以及目空一切。”

“你顺走了雷狮的爱,霸道以及嚣张。”

“你带走了安迷修的爱,温润以及阳光。”

“判处你终身徒刑。”

“以爱之名。”





评论(21)

热度(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