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all金】关于互换记忆这件事(续)

ooc属于我

突如其来的脑洞,纯属自己爽爽

就是想看嘉金瑞金修罗场(划掉)



绝望,太过绝望了。

就好像是那种刚刚得知自己收到误诊又突然有人跑出来,在你耳边大吼了一声,做梦呢?

当然,如果悲伤可以具体化的话,金现在可能就处于浑身浸泡在冷水的状态。

他默默捏了捏手上的纸条,看着面前对峙的两人,又往后挪了一大截。

“渣……金”

“金……渣”

两人同时开口,却又被不知名的力量迅速的换了各自想说的话,于是同时愣在原地,都很憋屈的样子。

“……要不,你们先聊聊?”

金看着很是不对劲的两人,诡异的让人直直出汗。

“老子……好。”

“嗯……老子才不想和这家伙谈话!”

嘉德罗斯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觉得快要丢人丢到太平洋了,他看了一眼格瑞,却见另一人握着刀的手竟然都开始颤抖……

是气的吧!

嘉德罗斯很是兴奋的想道,怎么说也不能让我一个人憋屈啊!

他怀着不知哪儿来的看戏心情,冲着格瑞叫了一句,“哈哈,看见没,不止老子憋屈!你也和我一样!”

格瑞看了一眼嘉德罗斯,眼光突然一转,不知想到了什么,他背对着金,说了句,“渣渣,我带你出去。”

嘉德罗斯正盘坐在地上看戏,突然冷不丁见他冒出一句这话,整个人都激灵了下。

于是他连忙开口,“金,别再跟着我。”

……

……

……

!??

还有这种操作??

所以说,我直率怪我咯?

金正沉浸在悲伤中,只听得格瑞那一声,“我带你出去”
一瞬间感动的不行,他立马站了起来,连忙拍了拍自己的屁股,就像是从前一样冲着格瑞一样准备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嘭”

然而金还没来得及接触到他,就直接被一把大刀震得四肢疼痛,又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金揉了揉自己受尽磨难的屁股,有些幽怨的看向了格瑞,眼中泪花都要冒了出来。

格瑞当然也愣在原地,很是不可思议的看向自己不知为何突然行动的双手,有那么一瞬间很想摔自己一脸芦荟。

“哼,渣渣。”

嘉德罗斯看着这戏剧化的一幕,突然一声冷笑。

刺不刺激,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傻了吧,老子是口直身嫌!

评论(9)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