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all金】关于互换记忆这件事

ooc和脑洞属于我

嘉金瑞金修罗场

不是很清楚自己写了什么,纯属自己爽爽

     

【一】  

         
金走进树林的时候就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太安静了。

         

硕大的树林里竟然听不到一点声音,寂静的可怕。

         

而树林内更加令人毛骨悚然——一条血迹顺着第一棵树一直向前延伸,到处都是一片战乱后的废墟。

         

金揣着安莉洁塞给他的纸条,咽了口口水,但还是继续前进。

         

安莉洁说今天他会遇到一个劫,不可躲,只能迎。

         

当然,她说这话的时候凯莉正好在旁边,闻言翻了一个好大的白眼,“你信她?”

         

他当时连连摇头,心中却暗暗下了决心。

         

自从上次安莉洁帮他预测到自己会升到第九十九名后,他就一直对她说的话深信不疑。

         

临走之前安莉洁还塞给了他一个纸条,说是遇到生命危险才能使用。

          

而此刻,他紧紧攥着纸条,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在这片树林里。

          

“咳咳,咳咳……”

         

突然,角落里有一阵咳嗽声响起,透过层层树叶密布,声音虚弱而微小。

         

金立刻条件反射的回了头,惊的身体抖了三下。

         

“嘉德罗斯?”

         

那一片深凹的地面上躺了一个黄发少年,而这次大赛中只有两个人有着相同的金黄发色。

         

倒数第一的金,以及第一的嘉德罗斯。

         

金稍微犹豫了会,还是直接跑了过去。他扶起嘉德罗斯的肩膀,给他吃了几粒积分换的止血以及消肿药,而后悄悄看了一眼他。

         

血迹斑斑。

         

嘉德罗斯捂着心脏,血液从中不停的流出,但奇怪的那个看上去很是严重的伤口却在不停的自我修复。

         

金挠着头想了想,或许这就是人造人的特点吧——不管多大的伤都死不了。

         

但当他正看着嘉德罗斯感叹着人造人的独特之处的时候,嘉德罗斯突然睁开了眼睛,直直看向了金。

         

“你,是谁?”

         

?!!

          

连渣渣都不叫了,这得伤的有多惨?神志不清了喂!

          

金愣了三秒,掐了自己一下,嘶,不是做梦。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半靠在自己身上的少年,嗯,还是那副傲的不行的样子。

          

“嘉德罗斯,你,不记得我了?”

          

“你谁啊,我必须得认识你吗?”

           

语气一如既往地专横,是本人没错了。

           

金看着他又咳了三声,突然有一种很不妙的想法,“你还记得雷德祖玛吗?”

          

嘉德罗斯转过头,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瞥了眼金,“废话。”

          

“那格瑞呢?”

          

“当然。”

          

“那……金呢?”

          

“那谁啊?嘶……”

          

嘉德罗斯捂着自己的心脏,微微往后靠了靠。

          

这家伙的身体很适合做沙发啊。

          

他又往后一靠,整个人瘫在了金的身上。

【二】

          
金倒在地上,身上沾满了鲜血。

          

世界真是黑暗。

          

他目光复杂的看了眼嘉德罗斯,突然觉得自己独自出来是个错误的决定。

          

希望格瑞能早点发现自己不见了。

          

“渣渣,我饿了!”

          

金很想捂住自己的耳朵,当个聋子瘫在地上,无奈这家伙却总是不让他空闲下来。他看了眼嘉德罗斯面前的烤鱼烤兔的残肢,微叹了口气。

          

不过半天的功夫,又回到了最初的称呼。

          

突然心好累。

【三】

          
嘉德罗斯微微睁开了眼睛,在金看不见的角落有些疑惑的看向自己血流不止的心脏。

          

到底被谁拿走了呢?

          

那个名为爱的记忆芯片?

【四】

           
已经是第四天了。

           

金背着嘉德罗斯已经走了三天,森林里已经到处是自己插的旗子——

           

但是就是找不到出口啊啊!!

           

金有些绝望的看向四处长得差不多的树木,心情十分复杂。

           

“喂,渣渣!那边有个房子,说不定有人。”

          

嘉德罗斯看着金充斥着绝望的脸,不知怎么的开口说道。

          

一个灿烂的微笑绽放在金的脸上,“谢谢你,嘉德罗斯。”

          

“扑通”嘉德罗斯捂住自己的心,意外的发现血液流动的慢了许多。

          

奇怪。

【五】

          
这是一个很古老的木屋,是那种会从屋顶掉落下木屑的屋子。

         

嘉德罗斯眯着眼睛,环顾了整个木屋,突然勾起了嘴角。

         

碎片就在里面。

         

他慢慢从金的身上爬了下来,在心中默念了一个字。于是,整个屋子都充满了强烈的光亮。

         

有一颗金黄色的芯片缓慢靠近。

         

嘉德罗斯看着碎片慢慢融入自己的身体却陡然觉得有哪里不对。

         

酸楚以及醋意。

         

一瞬间,几乎很久之前的相遇相伴都随着那颗芯片状的物体进入了自己的大脑。

         

“金,别过去。”

         

“金,跟在我身后。”

         

“金,危险!”

         

“格瑞,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

         

嘉德罗斯闭着眼睛,接受着过于庞大的回忆,几乎昏厥过去。

         

【六】

          

“喂,嘉德罗斯,你怎么了?”

          

“喂,醒醒啊!”

          

金拍着嘉德罗斯的脸,有些急切的询问。

          

“别吵,我没事。”

          

嘉德罗斯抬头第一眼就看见一脸担心的金,不知怎么开口就来了一句。

          

语气宠溺的不成样子。

          

嘉德罗斯:……格瑞你个闷骚

          

金愣了愣,半天没反应过来。

          

啊咧?这语气怎么和格瑞一毛一样?

          

他挠着头,觉得自己这几天一定是累的魔怔了。

【七】

           

“格瑞!”

           

“是你吗??!”

            

金满怀期待的开口询问。

            

“不是,但我爱你的心永远不会变。”

            

嘉德罗斯捂住嘴,突然想给自己来个大嘴巴子。

           

受不了啊!

           

这张嘴从几天前就一直不受控制,简直丧心病狂啊!

           

“渣……金!”

           

“给老……你他妈太可爱了快给我抱抱!”

           

………………这他妈都是心里话吧?但是,凭什么是我读出来啊?我直率怪我咯?

【八】

           

金看着嘉德罗斯,眼中闪着亮晶晶的期待。

           

嘉德罗斯看了眼窗外渐渐西下的太阳,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几天自己又是做饭又是洗衣的,不知是不是那个什么鬼的芯片作用,自己俨然成为了第二个格瑞。

           

“嘉德罗斯!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好。”

           

个屁啊啊啊?!?

           
           

“嘭”,窗外的树尽数倒下,有一位绿发少年踏着月色信步走来。

           

“渣渣,给我过来。”

           

金:这世界玄幻了??!

【九】

          

金站在两人中间,看着该傲气的黄毛少年一脸宠溺,看着该温柔的少年一脸傲气。

          

双方对着金,一副要他做出抉择的样子。

          

棍子和大刀通通对准了对方,金想了想,觉得自己再不做出什么,就要命丧黄泉了。

          

于是,他抖着双手摸出了那张纸条,有些颤抖的打开了它。

     
【呵呵,叫你不听我凯莉小姐的话,现在后悔了吧?秘诀被我烧了,好自为之吧!】

评论(21)

热度(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