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嘉金】只能哭给我看知道吗?

校欺×校霸

金爱哭属性,ooc惨不忍睹





【一】

在金很小的时候,他的姐姐曾告诉他,身为一个男子汉,他是绝对不能哭的。

金那时被一个小霸王推倒在地上被骂做“废物”,他的反射弧很长,在秋到来之前他甚至还以为这只是个游戏,他很快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然后眼泪汪汪,泛滥成灾。

不是被骂的,是疼的。

那小霸王看着他愣了好长时间,想了想才又憋出了一句话,“你怎么娘们兮兮的”。

金看着他,湛蓝色的眼睛红通通的。那小霸王却不知想到了什么,红着脸跑走了

以至于在之后的很长时间里,金都认为自己是一个惹人厌的爱哭鬼。除了姐姐,没人喜欢。

在金初三毕业的暑假,他终于接到了一直在外地努力赚钱养家的秋的电话。

“金,开学来我这里,你愿意吗?”

金手上奋笔疾书,闻言一愣,想了想记忆里渐渐模糊的姐姐,狠狠点了点头,“嗯!”

在很久以后的很长时间里,金被这时草率的回答搞得泪眼汪汪,后悔不已。

金第一次走进高一一班的时候内心是欣喜若狂的,因为当他抬头寻找空位时,他看到了三年前突然消失的发小格瑞,就看了那么一眼,金忍了三年的眼泪就这么冲了出来。

是委屈吗?还是激动?

金那时也不怎么明白自己怎么会哭了出来,那是一种久别重逢的喜悦,强烈的冲击感刺激着金的泪腺,于是一切都浸泡在泪水中。

金揉着自己红肿的眼睛,还没来得及扑向格瑞就被一条腿给拦了下来——“我说你谁啊?哭屁啊。”

金来不及收回迈出的右腿,又因为迫不及待跨出的左腿而使动作显得局促,于是他直接撞上了嘉德罗斯的腿而后扑倒在地,眼泪挂在脸上一脸茫然的看向了面前和他有着同样黄毛的嘉德罗斯。

“我问你呢,小子,你哭什么?”

“啊,那个,不好意思,我只是看到格瑞有些激动,抱歉打扰你了……”

“格瑞……?”嘉德罗斯突然靠近金,“你认识他?”

“嗯,格瑞和我小时候就认识了!”

“哦?”嘉德罗斯摸了摸嘴角的创口贴突然笑出了声,“那这样就好办了……”

“嗯,嗯……?”

嘉德罗斯突然拎起了趴在地上的金,帮他擦去眼角的泪水,“你以后就跟着我,知道吗?”

“?!!老大,我不同意!”

“闭嘴,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

“祖玛……”

窗外煦阳普照,几束光亮照在了嘉德罗斯的额角,满面恶魔。这是金看到的第一眼感触,而后来的事实也恰恰证明了有时候不止女人的第六感有效。

“喂,你给我适可而止。”

目睹了整场闹剧的格瑞终于开口,他看了眼被嘉德罗斯拎在手上的金,微微叹了口气,“你……你下次给我吃多点,他不就抓不动你了。”

嘉德罗斯:???

金:“嗯嗯,好!”

嘉德罗斯:“你个渣渣,给我闭嘴。”

从此金每天日进斗米。


【二】

“金,你是不是马上要出去啊?能不能帮我买一个东西啊?”金拎着某位校霸的购买单正准备出门却被一位女生拦了下来。

“嗯?什么东西?”

“就是,就是那个嗯,就是那个……啊唔,不要再问我啦!总之一定要给我带到哦!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嗯?”金一只手摸了摸有些凌乱的头发,另一只手抓着嘉德罗斯指明购买的必须品,想了想还是打了一个电话给他。

“喂,渣渣,东西买回来了吗?快点,我饿死了。”

“不……那个……刚刚有一个女生让我帮她买个东西……”

“买什么买,你是专门给我买东西的!赶紧给我拒绝了。”

“她说,嗯,那个东西还挺重要的……”

“嗯?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别管她了,快点买东西上来!”

金还没来得及再次开口,电话便已经挂掉。

所以,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对了,打电话问格瑞不就好了!

“喂,金,怎么了?”

“嗯,那个,格瑞你知不知道什么东西,对女孩子来说比较重要的啊?”

“额,嗯,有两个,你指的是什么……”

“啊,这个……好像挺急的,没了好像就不行了的那种。”

“要不你两个都买了吧……”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格瑞你快点说吧!”

“一个是卫生巾,一个是……”

“嗯嗯,我知道了,谢谢你格瑞!”

远处,正在等待金的某位校霸突然打了一个啊欠。

“……这是什么东西?渣渣?我的吃的呢?”

“那个,嗯,我刚刚把钱花光了……”

“干啥玩意呢你,所以你就用了给我买东西的钱?”

“帮那女生买了卫生巾还有……”

“这就是你买杜蕾斯的理由?还每个味道都买了?”

“因为我觉得女孩子口味可能比较多变,而且这口香糖看起来也挺特别的……啊?嘉德罗斯你刚刚说这是什么?我没听清。”

“……你把它给我嚼了试试??!”

嘉德罗斯看着眼前一脸懵逼的金,气笑了。

“蠢渣渣!”

从此金每日坚持吃核桃。


【三】

金十八岁生日那天,嘉德罗斯送给他一个耳钉,黑闪闪的,并且命令金每天佩戴,一日都不能摘。

对此,金表示了明显的抗议——一双兔子似的眼睛就没有消过肿。

“我,我不要戴耳钉,疼、疼死了,呜呜……”

“不行,必须给我戴着。”

“为什么啊……我、我又没惹你……凭什么啊……”

“你一直在惹我。”

“呜呜,你,你恶劣至极!”

“……渣渣,别哭了,再哭亲你。”

再哭亲你!

这就像是一个魔咒,使得金瞬间停住了哭泣。“你刚刚,说什么?”

“再哭亲你,听懂了吗?”

金揉着自己红肿的眼睛,看着面前从开学就一直欺负自己的少年,“格瑞告诉我了,你一开始只是想利用我,因为你想和他打架,可他不理你。”

“嗯,然后你还知道什么?”

“没了……”

“其实,我喜欢看你哭的样子,你知道吗?”

金:???

嘉德罗斯突然捏住了金的下巴,吻了上去。唇齿相依,喘息未定,在金被吻得双腿发软之际,嘉德罗斯才放开他,而后咬住他的耳朵,一只手钻进金的腰裤,另一只抓住了金的两只手……“渣渣,你只能被我欺负,知道了吗?”

……【不可描述,自行想象】


从此金只敢在嘉德罗斯面前哭。

评论(16)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