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金与秋姐弟向】此去经年

 应该,可能,好像,或许是虐(?)ooc属于我,我爱金宝。
绑图yata酱,她是小天使!!! @yata酱

        此去经年,春残花萎。

         一封家书寄予远方天涯人,从此相思朵朵,朵朵暗淡。

         姐姐,你还记得我吗?

         那个只会追逐着你的身影,跌跌撞撞的少年,那个会哭闹着抱着你发誓永不放手的少年,那个你曾心心念念,全力保护着的少年?

        你曾为我哼歌哄睡,在夜幕星河中为我讲述一个又一个英雄盛世,他们曾经弱小,他们必定成长,他们盖世无双。我也会窝在你的怀中细数着繁星点点,在我小小的世界中为你搭建一座只住着金与秋的恢宏城堡,那里充斥着嗅得到的温暖,指尖可触的阳光。

        在我七岁那年,你曾说过要与我分别,去探险。你不会知道那是我强忍下多少恐惧与害怕才笑着与你说了句,“姐姐要早点回来。”在这之后,便是长久的思念。

        我不知道遥远的北方是否会有寒冰刺骨的满天飞雪,我不知道村中老人口中的南方是否如他所说般温暖如春,我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很多,我不明白村头的白发老妪为何总是遥望远方,我不明白面上堆满微笑的人们在背地里要互相诋毁,那么多的不明白,那么多的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要等着你。

        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困惑,我都不能理解,就像是一只无家可归的老鼠会考虑所住的地方是否干净舒适吗?

         答案是不会。

         对于一个名为金的少年来说,有秋的地方就是家。

         于是,当你再次回到家时,没人能明白我的心情,失而复得的欣喜与患得患失的恐惧揉杂在一起,名为泪水的东西便落了下来,我哽咽的说了一句什么来着,哦,对了——姐姐不要再离开我。

         你那时睁着那么大的眼睛,眸子里满是惊讶,你说“啊呀呀,我家的弟弟可不会这么胆小的呀。”

         “你一定不要再离开我,好吗,姐姐?”

         “好。”

         你消失了整整一年,回来的时候带回来许多的稀奇古怪的特产,甚至,还有一个人。

        说来,那还是我和格瑞的第一次见面。谁又能想到那时懵懵懂懂的我们会在一起度过了那么长的时间,从最初到最末。

        刚开始的我是抱着极大的敌意的,对于那时的我来说,有一个突然冒出的家伙要住在我家简直是一件不能忍受的事情,更何况他要和我分享姐姐的关心。

         然而当我全副武装准备和他一起斗智斗勇的时候,他却并没有理睬我,说实话,那时的我感觉到了挫败感,以及对这个陌生伙伴的好奇。究竟是多大的少年经历会造就一个一心只想复仇的少年?我无从得知。

         春去秋来,当我可以背着一大捆的木柴从山顶走回家的时候,格瑞已经开始尝试用柴刀狩猎了。这么大的差距使我开始向姐姐哭诉,我唾弃着自己的弱小,无能为力的感觉让我的心抽搐难忍。

         山贼也会时常来到村子里骚扰,那时的我少年义气,莽撞用事,得罪了那个凶神恶煞的领头人,他把我一把拎起,像是审视般看了看我,却突然笑了。

         “秋那个小娘们看上去挺厉害的啊,怎么她弟弟就这么不中用,该不会不是亲生的吧?”

          “不,不准你侮辱我的姐姐!”

          “呵,我就是侮辱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你难不成还能把我杀了吗?”

         姐姐,你知道吗,那是我第一次感到了愤怒,那是一种热血难以压制的感觉。底线是什么意思我从不深究,对于我来说,他有它自己的名字,我称之为秋。

        他们说我像是撒旦。嗯,事实也确实如此,当格瑞带着战利品回来的时候,屋子里充斥着血腥味,就像童年时的我希望世界充斥着温暖一样,那时的我希望世界沉浸在杀戮中。

         血色弥漫,残肢四处。

         我看向格瑞,突然觉得或许我与他一样,沉睡在黑暗与罪孽中,我不知道那时的自己是什么模样,鲜血糊住了我的眼睛,朦胧之中一个少年走来,他为我擦拭血迹。

        上帝一定不知道那时一个小小少年的改变最终会使得整个世界的颠覆。

         姐姐,我很想你。那是我在黑暗中唯一的希冀。

         在我还来不及将它说出口时,你又再次离开了我。

         三年之久,待我终于收到你寄来的信时,沉浸在狂喜中的我却不知道等待我的竟是一场惊天的阴谋。

         原来这是一场关于杀戮的游戏。

         原来我的姐姐早已失去自由,原来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引出我的绝望。

         绝望?

         何为绝望?

         对于我来说,失去了你和格瑞便是绝望。

         他们终于做到了,癫狂使得我四处屠杀。

         那些曾经并肩作战的,那些曾经争锋相对的,我所爱的,我所恨的,皆得腰斩。

        绝望使得我的笑声愈发癫狂,我独独留下了一个人,仅有的理智告诉我,他不能死。

        姐姐,你猜猜看,最后的获胜者是谁?

         嘿嘿,猜对啦,就是格瑞。

        我替姐姐报完仇啦,该杀的人我都杀完了,我该来找你了。

        格瑞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仇人,好歹认识了那么久,所以我就把机会让给他啦。

        两个小小的箭头紧紧相挨,稍大的那个拖着稍小的那只缓缓升起,金黄色的光亮终于绽放,他们互相依附,他们互相取暖。

         从此冬暖又夏凉,世间再无金与秋。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