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浣湘💪

all金,凛遥,龚大热恋中

【all金】霸道少爷F5与贫穷的直男我(一)

ooc属于我


汤姆苏文体慎入慎入慎入!!!


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沙雕的文












金第一次来到凹凸学院的时候,他还是和大多数初入贵族学院的普通人一样忐忑不安的。


他是优等生直接入选,只是因为自己的学习成绩太过优秀,所以才被凹凸学院挖过来当活招牌的普通人。


嗯,他现在确实很慌。


他抱着自己洗的有点旧的书包,想着自己即将到来的地狱生活,默默的低下头。


听说贵族学校总是对优等生有很大歧视,其中凹凸学院最为突出,更别提自己家里穷的只剩下学习资料了。


他顿了顿,突然一拍脑袋,"妈耶,我在哪个班来着的?"


录取金的是凹凸学院最德高望重的教导主任——丹尼尔先生,他本来是应该跟着他来到这里的,可是就在刚刚,温柔体贴的丹尼尔先生被一通电话支开了。


现在在这宽大的校园走廊上,只剩下金一个人了。


他站在原地,看向奢华的开始反光的五彩地板突然有点绝望。


因为他看见迎面走来一大群身穿名牌的学生,他们把其中一个银发少年包围在正中央,一路走来都有着一股叱咤风云的小弟气质,但让金绝望的却不是这群小弟。


他看见站在最中央的少年了。


那简直是一个该死的童话剧情。


那正中央的少年肯定也看见金了,因为他微微停下自己的步伐,用手挥开面前遮住他视线的人。


他顿了顿,像是有些不可思议的开口:"金……是你吗?"


在看见格瑞的瞬间就准备逃离现场的金:……妈的好快。


但金表面上依旧维持住了自己有点僵硬的笑容,他眼睁睁的看着格瑞身边的小弟小妹们露出一张张怪异的仿佛吃了屎的表情,自己不自觉的往后移了移,然后又撞上一个人。


那人被金撞了一下,却没有责怪他,金听见那人温柔开口,"同学,小心一点。"


金立刻抬起头看向少年,却见一身骑士服的少年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开口问他,"这位同学,请问三号楼怎么走?"


金愣了会,还没来得及回答一句不知道就被格瑞打断了——

"金,你没事吧!"


被身边众人拖了好久的格瑞迟迟赶到,他看了眼金,莫名对身边身着骑士服的少年生了些许敌意。


此时的金被两人夹在中间,一个太阳一个冰月。


他如果知道来的话会是这幅场景,他一定不会来的。


都是渊源。


远处西南方向又似乎传来一阵欢呼声,名字隐隐约约的似乎有点熟悉。


状况之外的格瑞和安迷修都很关切的看向金,金僵了僵身子,觉得自己大劫难逃。


果不其然,他刚把头低下就听见一声低沉的男声响起——


"金,好久不见。"


金抬起头,眼睛对上一双闷骚紫眸,而后有一瞬间的恍神。


妈耶,你把自己五彩斑斓的衣服换一换再和我说话好伐?


雷狮!

我必须给大家推荐一部小说了 ,已经悄咪咪藏了好多年一一



  是我女神的快穿之完美命运! ! !



  Wk简直好看到爆炸! !系统暗戳戳的和宿主互怼什么的!还有咱们的主角陈立果! !这个口是心非的男人(什么鬼) 表面上不要不要的,实际上hhhh




  词汇匮乏ing,不管怎么样真的很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家快去看吧,不好笑不要钱(等等) ! !







我就不信还会屏蔽??

对不起对不起,有点撑不住了


日更先暂停一下,稿子和文都还没写完……



一个星期后再回来



咕咕咕.jpg

【all金】霸道金总强宠小秘书

ooc属于我


是送给 @是夜喵啊 的生贺!!希望她能喜欢hhhh


是非常沙雕的文了,也是第一次写沙雕文hhhh



















登格鲁集团的总裁小秘书最近有点火,整个公司除了总裁本人不知道他的事迹外,基本上连常驻外卖小哥都听说过他的传闻,每每有新人问起都能轻松回答。


"哦,你说他啊……"


但这些事情他们也只敢在自己人面前聊聊,满足一下自己奇怪的八卦心,毕竟,那小秘书太过嚣张了些。


也会有新人问:"他不过一个秘书,有什么资格嚣张的?"


结果没过几分钟就被听见的人死命捂住了嘴巴,连口喘息都没留下,而后,在那人快要窒息时才放开,余惊未平道:"这话你说出来,恐怕就再也不会出现在这城市了。"


果不其然,那人第二天就没了踪影,听说的被拉去菲律宾当女仆改造去了。


这件事情显然不止发生过一次,大家波澜不惊的继续工作的表面下,却还要时刻提防着埋伏在他们之间的间谍。


当然,最可怕的事情还不止如此。


众所周知,登格鲁公司早年与跨国公司圣空集团合作,那时的登格鲁不过是圣空旗下的一块小招牌,而现在居于总裁之位的金也只是他们旗下的部门经理,靠着自己打拼的小屌丝。


却不知世事难料,谁会想到当初被人小瞧的打工仔也会有登上顶尖位置的时候?据当时老一辈人的说法,永远不要小瞧努力的人!


从那以后,登格鲁公司也算真正的开始它的时代,而他们的总裁金也成了人们心中的努力就会成功的典范。


但就是这样一个商业界的传奇公司,最近却不怎么太平。


原因之一,就是那刚刚被总裁亲手录用的总裁秘书雷狮。


有耳尖的人听见这名字就露出了错愕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惊讶,就被人拉到了一旁,低声提醒,然后那人一拍脑袋,开始加入了装傻联盟组织。


嘉德罗斯偶尔来这儿准备借着谈工作的名义骚扰一下金都会撞见这幅场景,他轻嗤一声,笑的轻蔑。


搞得和传销似的。


然后拍了拍屁股,直接从vip通道上了顶部,一路通畅。期间他还摸了下自己专门买来的玫瑰花,整理了下自己的领带,在确认没有什么差错后才敲了敲门。


他甚至还微勾起来嘴角,在想象着心上人错愕的表情时,露出一丝得意。


然后,门开了。


嘉德罗斯的美梦便也醒了。


三分钟后,一个身穿昂贵西服的黄毛青年从总裁办公室一路蹬到了私家车前,手上抓着的是自己来之前细心准备的玫瑰花,不想,连人都没见到就化作了春泥护肤品。


轿车司机有些慌张的看了眼怒气值达到满点的少年总裁,不敢多说一句话,气氛一度降到了零点。


过了许久,那少年才闷哼一声,示意司机开车。那司机悬了半天的心才刚刚落下,就听见嘉德罗斯闭上眼睛之时放出狠话:"呵,雷狮,看我不搞死你。"


那司机刚刚放松下来的心又瞬间提了上去,心跳开始猛烈加速。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雷狮不就是……


但他还是老实的低下头,不去想他们那些富家子弟们的恩怨,专心开起了车。


而事后,嘉德罗斯也因为满脸怒意的走出登格鲁公司而被马仔拍下了视频,登上了报纸。


"震惊!圣空集团未来继承人竟疑似和少年总裁金发生冲突?!"


但这且算是后话,此时的金正被雷狮抱在怀里,睡得一脸香甜,口水顺着微微开启的嘴流了下来,滴在了雷狮的肩膀上。


一张稚气未脱的脸上并没有传说中的沧桑,相反,他的脸上似乎还有着纯真,看上去,应该被保护的很好。


雷狮揽着金的腰,又想起刚刚嘉德罗斯的那张臭脸,不知怎么的竟然笑出了声。


他伸手擦了擦金流下的口水,晶莹剔透又黏糊糊的,但传说中被人们妖魔化的雷狮却没有一点嫌弃,反而把怀里的少年搂的更紧了。


他低头看向少年,微微叹了口气。


他怎么就喜欢上这么傻的人呢?


被紧紧抱住的金发少年动了动身子,嘴里不知道嘟囔了一句什么,又转过头去睡着了。


别人可能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但只有雷狮估计还能猜到几分。


估摸着又在学那些言情套路了。


雷狮叹口气,摸上自己因为操心而变的油腻的头发,笑的有点不甘。这家伙的长相真的和智商不成对比吗?


自己都这么暗示了还不明白吗?


但他又看了眼金,依旧是闭着眼睛,睡得香甜。


一直到傍晚时分,金才揉了揉眼睛,看了眼外面满开的晚霞,有些呆滞。


而雷狮又"恰巧"敲门,冷静的开口询问,"总裁,五点有个客户会谈马上就要开始,请您带上文件和我一起去。"


声音低沉性感,金听了第一句便有些软了双腿,但还是强装镇定的开口,"好,我马上到。"


但实际上他想说的却是——我刚刚睡醒,浑身没劲,你背我一下嘛。


但这完全不符合霸道总裁的人设,所以尽管他很想撒娇开口,让雷狮背着他,也还是不行。


他可是攻啊!


金摇了摇头,甩开自己脑子里不切实际的想法,哪有总裁做受的?想想都不切实际的好伐?


于是,他强撑着支起身子,整了整自己的西装,踏着稳健的步伐走了出去。


顺便,还把雷狮的说要的文件带了出去,一双睡意朦胧的眼睛微微睁开,迷迷糊糊的就撞上了雷狮。


"我们走吧!"


金看见雷狮,心里就很是安心,他朝着雷狮笑了笑,继续开口询问,"对了,我们这次去哪开会啊?


"去圣空集团。"


"啪"。


金僵了僵身子,一仰头倒在了雷狮的身上。他哀呼一声,"完了"然后索性自暴自弃也不管自己的霸道总裁人设,可怜兮兮的冲雷狮求助。


"雷狮救我!"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雷狮朝金不明意义的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


嘉德罗斯已经等了好长时间了。他坐在自家楼下的后花园里,无聊的甚至翻看起了相册。


但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相册他却看的津津有味,好像那是什么珍贵宝藏似的,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


这相册很是隐秘,知道的人大概就只有两个,一个是他,还有一个,当然就是相册主人公了。


金刚迈进花园时,看见的就是这幅场景,差点吓得他没把脚绊倒。


他颤颤巍巍的抬起头,强撑起自己好不容易在雷狮面前建立下的总裁人设,却在听见嘉德罗斯开口的那一瞬间彻底崩塌。


"好久不见啊——"


"哇——"


雷狮来不及反应,就看见金朝着他的方向扑了过去,自己也习惯性的张开手接住了被吓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少年总裁。


嘉德罗斯彻底僵了一张脸。


雷狮这时温柔的拭去金挂在眼角的泪珠,看向他,柔声安慰:"没事,还有我呢。"


嘉德罗斯:呕呕呕呕


金被他摸的脑袋舒服,就又把头往他那边凑去,余惊未平的开口,"真的嘛?"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呢?"


嘉德罗斯: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


莫名被喂了满嘴狗粮的嘉德罗斯彻底冷了一张脸,他看向雷狮,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得亏了你雷狮,装的这么像,真是把我都快骗过去了。可惜啊……"


金听见这话,莫名有些惊悚,他又往雷狮的怀里凑了凑,只露出一双眼睛看向昔日的债主。


雷狮便也顺势搂上金的腰,在他看不见的角落冲嘉德罗斯露出一个挑衅的笑,"不劳你费心,我雷狮好的很——"


但他话还没说完,就又听见嘉德罗斯开口,"卡米尔把你位置占了。"


雷狮:???


嘉德罗斯没说什么,直接用遥控器打开电视,就直接看见电视中那个昔日跟在他身后的少年此刻被人们围在中心,灯光围绕着他一层一层的亮起。


他也看向摄像头,笑的温润:"公司下半年的计划——"


他顿了顿,"是把登格鲁公司收购回来。"


这下,雷狮和嘉德罗斯的脸色倒是出奇的一致了。


金:我的公司到底做错了什么???























【all金】快穿之专属攻略(九)

ooc属于我

瞎几把写预警

第一个世界(瑞金)青梅竹马的逆袭















其实,这个任务,对金来说完全没有压力。他只要微微向前倾就可以直接触碰到格瑞的嘴唇。但他顿了顿,心理上还是有点过不去。


系统说完那句话之后完全就没了消息,也不知道是屏蔽了还是害羞的躲起来了。但这对金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至少少了点压力。


金的睫毛很长,在他犹豫的时候格瑞已经看着他的睫毛发了好长时间的呆了,他伸出手刚想要触碰那片微微颤动的睫毛就发现金猛的一下抬起了头,自己刚刚抬起的手就搭在了少年的唇上。


格瑞可以说是立刻就反应过来了,但他却没动,眼睛直直的看向一脸懵逼的少年,眸子里的火焰几乎要把他点燃。


金莫名觉得自己的嘴巴有点发烫,等发现到底是什么搭在他嘴上后便烧红了一张脸。


系统:演技不错嘛。


金:??你没走啊?来的巧了,给我点挂开开。


系统不可思议的看向金:ooc成这样你还想要挂?惩罚你还没做呢!


金耸了耸肩,有些无奈:你看男主看我的样子,我觉得已经不需要我主动亲他了。


这话确实说的不错。


格瑞在感觉到金的嘴唇上湿润的温度后,彻底放开了自己。他抓住了金的手,将他往自己身上拉去,在感受到金的微微颤抖后,他又像是有些心疼的揉了揉金的脑袋。


他柔声安慰:"金,我不会伤害你的。"


金:这话说的好像——我就蹭蹭不进去一样,信你才有鬼呢。


但这也只是他自己的心里想法,为了维持自己已经崩得差不多的人设,金抬头看向格瑞,眼中泪珠点点又饱含了柔情信赖。


如果是原主在这,他会这么做的。


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安慰似的想到。


然后一股脑的把脑袋凑了过去,用舌头舔了舔格瑞的下巴,然后磨磨蹭蹭的亲了男主一口。


金的舌头很小,格瑞是知道的。


不管是小时候的一起吃饭,还是长大后的一起刷牙,金都喜欢舔着自己的上颚,然后被自己搞得笑出声来。


上颚是他的敏感点。


格瑞暗了暗眼睛,一手揽过少年的腰,然后凑近脑袋,一口咬在金的下唇,用牙齿摩挲着他的粉色的下唇。


很甜。


这是格瑞的第一反应。


他似乎有些迟疑,在咬伤了金的嘴唇之后,血就直接流进了他的嘴里,也……很甜。


他甚至觉得,少年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很甜,甚至是**。

这个想法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嘴,霸道的把舌头伸进了金微微开启的嘴里,然后像个在沙漠里寻觅泉水是旅行者一样疯狂的吸取金的唾液。


金:为什么亲我还要喝我口水,好奇怪。


系统:嗯……你以后就会明白了。


此刻的金迷茫着一双碧蓝色的眼睛,颤颤巍巍的看向格瑞,尽管呼吸不畅还是坚持着说了一句很符合他现在人设的话,"格瑞,我喜欢你——"


然后,晕了过去。


金:妈耶好累,为什么我呼吸不过来啊!


系统:……谁让你不呼吸的?男主要被你吓死了好吗?


金:怪我咯?让他亲就不错了好伐!


系统顿了顿,不知道在和自己斗争些什么,过了好长时间才开口:现在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


金:什么?


系统:男主好感度到百分之八十了……


金:!!!!耶✌我可以走了!


系统突然有些同情的看了眼围着宿主着急的不行的男主,然后又开口:但是你要想好了,如果你现在走了的话,百分之百的奖励就没有了!


金:⊙∀⊙什么奖励!?


系统:凑齐十个世界的满分攻略可以获得一次新生——是在原来世界的。


金低着头,想了想,又开口问:只限原来的世界吗?可不可以让我自己选一个世界?


系统:都可以,只要你完成了百分攻略。


金:好!!💪













【all金】快穿之专属攻略(八)

ooc属于我

瞎几把写预警

第一个世界(瑞金)青梅竹马的逆袭

















金趴在格瑞的背上,几乎是满含泪水的来到了医务室,这一路上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说。

沉默的仿若回到了昔日的时光。

格瑞有些恍惚,他的记性一向不怎么好,但偏偏有关于金的记忆那么清晰,在他的脑海里一直占着最重要的位置,从前的他并不知道为什么。

那样清晰的记忆,那样珍视的眼神。


现在读来,句句都是珍藏。

白发少年低垂着脑袋,他背上的少年便也低着。他们似乎都回到了从前的过往,沉浸在过往回忆中。

金发少年消瘦的脸颊,纤细的腰部,喜欢的东西,所爱的人,他都清楚的不可思议。

他从前也会好奇他的视线为何总是落在他的身上,眸子里渗透着的原来是浓浓的爱意。

可如今,为什么会变了呢?

那双眼睛,那双看着别人的眼睛,甚至比看他时更具情感。他眼睁睁的看着他朝着别人笑,看着他对着别人哭,看着他一点一点的冲进别人的怀里。

酸涩和怒意便冲上心头。


嫉妒确实会让人发生变化。比如,冲动。


一向冷静的被人嘲笑即使是被带了绿帽子也不会吃醋的少年,此刻几乎妒火中烧。他的眼睛里终于带了点世俗的色彩了。

他紧了紧背后沉甸甸的重量,感受着身后之人的呼吸蹭过他的脖颈,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

金:……我感觉男主硬了??

系统:嗯。

金有些抓狂:我什么都没干啊??

系统:你不知道有种事情叫脑补?

金:如果能重来……

系统略带悲痛:我一定不会选你。

金被系统堵住话,一张脸上既憋屈又有点委屈,明明是你先找的我……

来到医务室时,格瑞刚放下金回头就看见这副景象,心中有一阵刺痛,又想起金对女主的莫名亲近,手上的力度不免又重上几分。于是又引得金一阵颤动。

他把金放下,很自然的坐在了旁边,一张脸上少有的出现着急:"老师,我朋友肚子有点疼,可以让他休息会吗?"

医务室的老师是个五十多岁的和蔼女人,脾气好是出了名的,她扶了扶眼镜框看向那个略带焦急的少年,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可是我马上快要下班……"

"没事,我可以留下来陪着他。老师只要给我一些药就好了。"

语气中的着急不似作假。

金:这演技真好。

系统:……

金:羡慕。

系统:……

金:嫉妒。

系统:恨?

金:我恨!

金:其实还是有些绝望的.JPG

这边格瑞刚刚送走老师,转眼又变了情绪。他低垂眼眸,视线看向坐在床边缘上的金,眼中的波涛汹涌愈演愈烈。

"看着我,金。"

一向清冷的音色带了点怪异的味道。

金很配合的抬起头,有些诧异看向格瑞。

"你不是喜欢我吗?"

格瑞在看见金的眼睛的那一瞬间,差点要控制不住自己,但他顿了顿,把手上的药放在床边,弯下腰来直视着少年。

他的眸色深沉,竟像是带了些漆黑。


金:我该怎么接??

系统:你不是骚吗?拿出你骚的气质啊。

金:??你才骚?你全平台最骚!

系统:谢谢夸奖,真没办法呢。害羞.jpg


金低下头,想了片刻,索性抬起头直视格瑞,震惊道:"你怎么知道的!"

格瑞顿了顿,看向那双湛蓝色的眼眸,一时竟有些噎住了。

系统:……不忍直视。

金:谢谢夸奖。害羞.JPG


格瑞回过神,有些懊恼的看向金,却见那上面惊讶的表情不似作假,一时之间却忘了自己要做些什么了。

金这时有些配合的开口:"难道你猜到是我发的帖子吗??!"

格瑞迟疑了会,而后点了点头,"嗯……你——"

"是的!没错!我喜欢你!"


格瑞:……这样的表白完全开心不起来怎么回事。


系统:ooc过度了兄弟。

金:……没办法啊,他一看我就慌了。

系统有些同情的看向一脸懵逼的格瑞:剧情发展不对,有惩罚的兄弟。

金:什么惩罚……

系统转过头去,不敢去看金:亲,亲,亲男主一口!


















【all金】快穿之专属攻略(七)

ooc属于我

瞎几把写预警

第一个世界(瑞金)青梅竹马的逆袭
















格瑞觉得自己心里有点堵,憋屈的不行。


自家发小抱着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女人一个劲的蹭着,自己倒像个局外人一样,酸涩从心头爬上喉咙。


他紧了紧喉咙,转眼又看见金脸上那挂着的泪水,一滴一滴的顺着脸庞落了下来,让人心疼之时又充满了施虐感。


……施虐感?


格瑞看向金,那些酸涩的柔情都化作了不知名的复杂情绪。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抖着手打开那个校园论坛的时候有多愤怒,现在就有多恼火。


那个从小跟在他屁股后面追着他,一口一个"哥哥"的小孩已经和他不再亲密无间。


他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少年就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圈子。


他把自己隔在外面。


那满腔的情谊就这样被他作了过往,他其实很不甘。


他一点一点的把帖子往下翻,却又看见一张金闭着眼睛和他睡在一张床上的儿时照片……


他含了些笑意,还没来得及回忆就发现底下的评论几乎恶毒的不可思议。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控制不住自己,想要立刻来到金的面前,告诉他我相信你。


他又往下面翻了几张,却发现一个意外的照片。


金发的少年伸出手,把爱意化作一个吻点在格瑞的额头,留下苦涩的回忆。


这是他爱着他的唯一记忆。


格瑞顿了顿,突然想起那次因为自己忘带钥匙,于是就理所当然的睡在了自己发小的家……


那枚吻就是这么点在他的额头上的吗?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手指摩挲着照片中的那个位置,心里有点苦涩又有点莫名的酣畅。


他知道自己可能病了。


他竟然开始幻想发小的嘴唇,那双垂泪的眼睛,以及那副白皙瘦弱的不可思议的身体。


就在那天便利店的晚上,他开始有了性冲动,对他的发小,他的竹马,他的……暗恋者。


那样浓郁的爱意充斥着少年的碧蓝双眸,就像是和照片上一样的深情般,但现在,那双眼睛已经被别人看过了。


那双……那双仿佛天生就该看着自己的眼睛,现在却不似过往般专注。


你不是暗恋我吗?


你不是喜欢我吗?


你不是想和我在一起吗?


我都可以答应你啊,只要,只要你的眼中只有我一个人。


只能有我一个人。


金在看见格瑞的那一刻,心跳几乎停了一拍。他抱着女主的手开始发起抖来,眼泪流的更勤奋了。

金:妈耶妈耶妈耶,男主要杀我!

系统冷酷回答道:早死晚死都得死。

金:……你怎么了?你怎么变了??

系统:我变秃了,也变强了。

金:???你从刚刚开始怎么回事?

系统:你真要我说?

金:啊?嗯。

系统:男主接近黑化边缘,但攻略值还是在79。也就是说,不管你现在经历了什么事情,你还是去不了下一个世界……好自为之吧。

金:???男主为什么黑化?

系统抽了支电子烟,叹了一口气,有点痛心疾首:你问我?是不是你先开始作死的?现在好了,女主都快被你连累的有生命危险了!

金:???等等?你说女主??

金却来不及和系统继续交流,就被像捏小鸡一样从女主怀里拎了出来。

那和他一样有着金色头发的少年看着他,露出一个不明深意的笑容。

金抖了抖,突然感觉一阵凉气。

"格瑞,这个家伙,借我玩玩呗?"

金挂着两行没干的泪,眼中泪光闪烁,就这么求助似的看向格瑞,眼神可怜兮兮的腾在半空,看上去……可爱极了。

格瑞暗了暗眸子,看了一眼嘉德罗斯,"架我可以和你打,把人放下。"

嘉德罗斯有些玩味的盯着金,眼中的新奇不像作假,"如果,我说不呢?"

格瑞握紧了手,看向金的方向,目光凛冽,"你可以试试。"

嘉德罗斯顿了顿,他原本只是以为他手上的黄毛小子是格瑞的朋友,现在看来……

场面有些凝固,围绕在瑞金嘉的四周除了女主几乎没有旁人。

金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女主,却见女主像被吓到了一样连忙远离他。

金:我其实有点伤心的💔

系统:哦。冷漠.jpg

就在金以为自己要被两人用眼神杀死的时候,谢天谢地,老师进来了。

他捧着刚刚改好的作业进来时,嘉德罗斯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切"了一声,就把金扔在了地上。

然后,格瑞几乎是没有丝毫犹豫就把金抱在了怀里。

金:兄弟??老师还在这儿呢??

金甚至来不及错愕,就听见格瑞开口,用他一贯冷静的语调询问:"老师,金刚刚身体不舒服,我可以陪他去医务室吗?"

老师扶了扶眼镜,看了眼他一直很得意的学生,点点头,"去吧。"

金:不知怎么,莫名觉得自己凶多吉少怎么回事?

系统:真话。

金:???

系统:要不你带几个**?

金:????你这样我很慌?

系统:这个问题很大,要慌。

被远离男主和金的女主:虽然有点不道德,但是开心快乐愉悦.jpg









埃金不是邪教!!!这是我白月光谢谢!

【all金】快穿之专属攻略(六)

ooc属于我

瞎几把写预警

第一个世界(瑞金)青梅竹马的逆袭












金再次见到格瑞的时候,是在开学的第一天的第一堂课。

恰巧是班主任的安排,本着一个优等生带着一个差生的逻辑,金被点名要求和格瑞坐在了一起。

合该天意。

他甚至听见有女生抖着身子,散发出怨念的目光,那视线照在他的身上,刺得他浑身不自在。

格瑞顿了顿,把书遮在了金的面前,挡住了那个女生的视线。

而后,他又用一种很有深意的目光看着金,清冷平静的视线像是终于有了一层暗欲,覆盖在他表面俊秀的脸上,分不清明暗。

他习惯性的敲了敲桌子,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而整个人却是侧面对着金,嘴角含着不知名的笑意,看着金浑身发麻。

金:886,886!男主怎么了?怎么老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没洗干净吗?

系统:嗯,没什么,你很干净,是男主不怎么干净了。

金:???

系统顿了顿,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金:男主知道是你自己发的帖子了。

金:???

系统想了想,又补充一句:而且还知道是你自己把照片发出去的。

金:……!!那我!?

系统:放心,攻略值没变,还增了。

金:噢噢那就好——

系统看了眼放松下来的金,又残酷的加了一句:但是黑化值已经比攻略值高了。

金挠了挠头,有些摸不着头脑:诶?什么是黑化值啊……?

系统看了眼懵懵懂懂的金,有些恨铁不成钢:让你好好攻略,非要搞出这些幺蛾子!现在好了,男主知道你是始作俑者该怎么想!?

金顿了顿,有些疑惑的看向系统:那那,你不是说好感度没降吗?反而还升了,我为什么要害怕?

系统梗了一下,一时有些语塞,但过了一会又开口,"黑化值和攻略值不一样……"

金:有啥不一样?


被堵了满嘴的系统深深吸了口气,给金看了眼自己的数据表,看见金略带惊讶的表情后才吐出一口气,痛心疾首的开口:"黑化值就是人物的阴暗面增长,从各个方面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你在这个世界还不是个真正的个体,万一被主角发现了,几乎是完全逃离不了……"

它顿了顿,在成功的看见金的脸上出现惊悚的时候继续开口,"不过我是谁啊,不管怎么样都会让你出去的,你放心好了。"

金提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

他回过神来,却发现已经过了一堂课了,桌子上的语文书还摊在上面,而男主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金刚准备松口气,就看见四个小太妹向他走来。

其中一个还染了头发,脏兮兮的黄色呈现出来的是爆炸的既视感。

金:!!!这么这么丑!她她她简直侮辱了所有黄发少年!

系统:……


金:天呐,我的天……

系统:侮辱你哪儿了?

金作痛彻心扉状,指了指自己的头顶,"这儿!"

小太妹走过来的时候拉帮结派,四个姐妹手拉在一起,可谓声势浩大,多的是有人准备看好戏。

"喂,那个黄头发的!"


金指了指自己,作疑惑状:"我?"


"对,就是你,嗤,除了你还有谁会染这么丑的颜色??"


金:……

站在一起的非主流少女:……

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

"嘭"。

金还来不及说一句话,委屈就像是停不下来一样,眼泪哗哗往外流,看起来委屈极了。

角落里的人似乎更暴躁了,直接把脚放在桌子上,语气恶劣的开口,"啧,觉都不让我睡好,是欠整顿了?"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固,几乎在转眼间,金面前的四个少女就已经没了踪影,只留下金一人满含泪水看向前方,不巧,正好对准了角落的大魔王。

一双碧蓝色的眼珠子上泪珠点点,好不可怜。

而那角落的少年也似乎顿了顿,神情由不爽微微转好了点。

他盯着金,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金给打断了。

金挠了挠自己的黄毛:"不好意思,最近眼睛不好,太敏感了有点红眼病。"

被堵了话的嘉德罗斯:……有点憋屈怎么回事。


系统:……莫名有点感同身受怎么回事。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金来不及想出要说的话,紧张的有些胡言乱语。

但恰好在这一刻,门开了。

金抬头看了眼,瞬间感觉整个人生都明亮了!

啊啊啊啊啊,是是是活生生的女主!是是是善良可爱的女主!!是是是天使一般的女主!!!

在这个火山口突然出现一阵清凉,简直让金兴奋的失去理智。

他一把扑在女主身上,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像个小动物一样蹭来蹭去,发出动物一样舒服的呜咽声来。

女主僵了僵身子,还没来得及提醒少年,就又被金夸了一句,"还是女孩子好!"

蓦然之间,一阵寒风吹了进来,又冻得金抖了抖,他抬起头来,刚准备向女主取暖就看见自家发小冷着的一张脸快要结了冰渣子。

金……???卧槽?

女主:对不起,对不起,打扰了。





【all金】快穿之专属攻略(五)

ooc属于我

瞎几把写预警

第一个世界(瑞金)青梅竹马的逆袭











在暑假的最后一天,金坐在电脑面前登上了他们学校的论坛网站发了一发帖子,标题就叫——七班的金可以说是很不要脸了,呕。


系统欲言又止,它看了眼金满脸兴奋的样子,见他似乎并不打算停下来,就索性停了劝说。它像是一个老妈子,一边看着网站的评论,一边又开始控评,把评论往坏的那一面引导。


金躺在椅子上边打字,边吃水果。这个帖子里面记录了金满满的"恶行",比如一直缠着格瑞,不让其他女生和他接触,又比如说爆出了金考试作弊,为人不善,自私自利等等恶劣行为。


帖子一发出去就收到了学校里众多正义人士的追捧,他们在底下纷纷表示了对金的行为的反感,以及对格瑞的同情。


无翼天使: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原本以为是不合眼缘,结果是第六感啊。这么恶劣的人还留着干嘛?过年吗?(358赞)


虚假而已:缠着格瑞就已经很恶心了,没想到还做出这些事情,人品真是有够恶劣,他怎么还不去死的?(349赞)


随便随便随便:我不是歧视同性恋,我只讨厌他一个人。(309赞)


【+1】


【+1】


【+10086】


【+1,同不反感同性恋,但就是恶心这个人!】


【楼上!握爪!】


……


网上腥风血雨,金完全没有受到一点影响,他的面前还摆着那些尚未完成的暑假作业,一边写,一边叹气。


金:唉,还不知道网上怎么样了……


系统: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件事?


金理直气壮的挺了挺身子,手指向自己的心口,他道:"是他在意!"


"是他想问清楚!"


系统梗了梗,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是的,这场由金引导的大型节奏事件,是原身早已经历过的事情。


网上的人们以网络为挡箭牌,他们可以尽情赞美他们喜欢的人,也可以随意诋毁他们讨厌的人。


他们逍遥在道德的底线之下,却又生活在社会主义温馨的阳光下。他们以尊法为耻,他们又严厉要求旁人守法。


被他们爱着的人,光辉。被他们骂着的人,绝望。


原主经历了这一切之后,那原本已经疲倦不堪的心彻底崩裂,他彻底失去了对生命的渴望。


于是,当死亡向他招手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伸出了手,不过幸好,他的死也并不是毫无意义,至少,他还救下了自己的爱人——尽管是单方面的爱人。



格瑞站在路中央的时候,可能也并没有注意到,一个小小的金发少年正在看着他。那辆车向他呼啸而来,金是第一个看见的。


当你爱着一个人时候,他身边的一切都会变得熠熠生辉起来,散发着光芒。


他快步跑向格瑞,一把将他推开,这一连串的动作流畅的不可思议,就像是练习过很多次一样。他甚至是准备笑着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抹笑容还没来得及展开,就被汽车撞得支离破碎。


那一句我爱你还没说出口,就被世俗压着的舆论冲击撞得四分五裂。


金听完了系统所说的原身的经历,有那么一瞬间无名火顺着脚心一直涌上心头。又有一股恶心的反感,刺激着他的喉咙。


他看向窗外还没来得及升起的太阳,那一抹辉煌的时代,它的底下充斥着什么呢?它是压着怎样的黑暗才能发着光的,温暖人心的慢慢升起?


金不知道,系统也不知道。


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原主是抱着怎样的心情从容赴死,他们也不知道那些生活在网络黑暗下的人们到底生活的怎样幸福。


金站起来的时候,是在夕阳刚刚晕染天际之时,他迎着光,好像第一次真正的生活在阳光下一样展露出略带轻松的笑容。


他说:"系统,我们去干吧!"


886顿了顿,开口道:"好。"



当然,这个干,并不是人们通俗的干。


金为了让谣言更彻底,他开始发照片,那些和格瑞在一起吃饭,打游戏,聊天的照片。

原主是暗恋者,他的手机里几乎是除了男主没有其他人,所以这一切简直轻松的不可思议。


系统顿了顿,看了眼网上愈发激烈的辱骂,有些迟疑的开口,"这样会不会有点……太过了??"


金:怎么了,怎么刺激了!原身被他们辱骂的比这个还恶毒呢!我只是重复当时的情景!反正我最后只要把男主的攻略完成就可以离开了!



系统:……到底要不要告诉他男主的黑化值已经到了百分之五十这件事情?



每天都在防止宿主作死心好累.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