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昂🔫

我想出家

龚大合志《晷迹》预售

终于好啦!

琥珀渴望约稿:

预售地址


历时两个月终于开预售了


等到预售结束才会开始印刷,具体内容可以参考lof内初宣


感谢所有参本人员,第一次当主催,真的是很有意思的一次经历,这次本子的质量绝对有保证,用他们咕咕咕的时间发誓


会在全部热度中抽一位小可爱赠送全套(包括本子和特典),前五购买的宝贝可获赠婚礼pa书签




致敬所有的爱与相遇





【all金】幼稚鬼

ooc属于我,大概就是接上面一篇《远方故人还未归》的后续。

可爱金宝,在线寻姐ớ ₃ờ











我听沙漠里的仙人掌🌵说过话。


他低沉着声音,露出干燥不堪的皮肤,冲我笑了笑,"沙漠会消磨你的意志,趁着你还年轻,多去外面走走,别浪费自己的青春。"


后来我走了一些路,又得到大海🐳的教导。


他眯着眼睛,抖了抖落入他眼睛里的沙子,瞅了我一眼,又摇了摇头,"你太小了,不适合这片大海,或许你可以去稍微安全点的地方看看。这里太过危险。"


大海说话的时候,我没有忽略他眼中的沧桑,就像是一位游历半生的旅人,渐渐丧失了归途。


我没有说话,点了点头,便又投入了新的历练中。


接下来去的地方,叫做森林🍃。


这个地方我从前听姐姐讲故事时谈起过,但那时候还小,不知道里面的危险,只注意过故事里的王子是如何带着公主逃离那片森林,从此过上了好日子的。


这里会有姐姐吗?


我有些难受,手上攥紧了姐姐送给我的纸条,然后下了决心踏了出去。


森林里很大,是姐姐描述的那种寂静和绝望。倘若一个人在里面迷了路多半会疯掉。


想到这里,我回头看了眼自己进来时的路口,却看见那片渐渐被树木遮住的太阳正慢慢西沉,就快要看不见了。


就快要没时间了,就快要落入黑暗了。


我来不及担心森林里那些危险,只是一步又一步得走进森林深处,离那份寂静越来越近。


我的心脏正不停地跳动,一下又一下,渐渐急促起来。我的目光也突然变得模糊,那一双碧蓝色的眼睛突然流出来了鲜血,一滴又一滴,落在了我的衣服上。


我伸手,想要捂住不停流血的眼睛,却发现手上也开始裂开了口子,血液不停地从我的眼睛、手背和身上流出,嘴巴也不能动了,就连发出声音都会让自己的声带疼痛。


他就要来了……他,他就要出来了!


那个,那个怪物!


我感受着自己的皮肤正一点一点地滑落,外面的一层人皮正扭曲着脱落,就像是夏蝉脱壳似的,干枯的外皮正在被时间舍下,里面的皮肤却依旧光滑细腻。


我的眼睛突然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瞬间模糊了起来。那里似乎和从前一样流下了鲜血。至此,我的脚下便被血液淹没了。有什么东西正在掉落,有什么东西在新生。


就好比我,那一层皮掉下之后,我便成了另一个自己。


我称他为——银。


原谅我取名的方式太多随便,但实在是最适合他的名字了。


银的头发是在月光下都能熠熠生辉的银白色,皮肤是吸血鬼般光滑娇嫩的病态白,眼睛却是鲜红的。


脱皮换骨之时,便是他来了。


他的性格很暴躁,有时候会主动和我说话,而有时候就很懒,一连几个月都不愿意发出一点声音。


除却每次他出现时我经历的疼痛和他残暴的性格不谈,我还是挺喜欢银的。长得好看的小孩谁不喜欢呢?


银出现之后,我的意志也会变淡,只出现在大脑里,不能操控自己的身体。


但他最近一直不怎么出来,今天是为了什么呢?金摇了摇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银似乎听见了他的心里话,哼笑了一声,道:"我若不救你,谁还会来救你?就凭你那半吊子的姐姐?"


金反驳:"她难道不是你姐姐吗?别忘了,我们可是一体的。"


银有些不耐:"姐姐?开什么玩笑,我可没有那么没用的姐姐。"


金有些怒了,但在他还没开口说话的时候又听见银开口道:"连自己亲弟弟都保护不了的人,算什么姐姐?"


"更何况……她不早就把你丢给格瑞了吗?"


金来不及回答,就见银露出一个嘲讽的姿态,嘴角是一个不屑的弧度,"金,你的过家家游戏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死了就是死了。"


金没说话,静静听了一会后才开口,"我宁愿相信是她不要我了。"


银笑出了声,"你这一路遇见了多少人,见过了多少人间疾苦,你伸手去救他们,他们领情了吗?"


"你帮助的那些人是贪婪的。他们都想得到你……就像我一样。"


鲜血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招来了在夜晚出来觅食的野兽,银弯了弯嘴角,一抬手便死了一大片。


那些动物的尸体渐渐堆积起来,但仍有不怕死得来挑战他,一个接一个的,场面血腥无比。


"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像它们吗?都是这样的羸弱不堪。"


银嘲讽着,嘴角的弧度愈发夸张,"你谁都救不了,你就是个废物。"


夜晚的森林里不缺野兽,但此时谁都没有金面前的这个野兽来得可恶。


他只看着这一场单方面的屠杀,一动不动,一句话也不愿意说。


有哀鸣透过层层树叶吹进金的耳朵里,一声又一声凄惨的求救声,似悲似哀。


这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金愣了一会,开口道:"去那里看看。"


银停下手上的杀戮,看起来也似乎对远处的哀鸣提起了兴趣,他点了点头。


穿过一大堆的灌木丛和沼泽地,金终于看见了叫声来源者。


这是个看起来娇小可爱的女孩子,她束起来的呆毛就像是她身上唯一的武器,看起来无害又可怜。


"喂,老姐,我和你说了不要叫得这么大声,你看看,怎么惹来了这么多人?"


银听到这话才注意到了站在他面前的除了发出惨叫的女孩和他身边的男孩,竟然还有三个人。


这三人似乎是成团而来,每个人都带了武器。其中两个大人似乎是中间那个小孩的手下,正一前一后得护着中间的小孩。


银挑了挑眉,"哟,这里怎么还有小孩啊?来来来,叫声哥哥我听听。"


金瞅了眼脸色已经快要发黑的小孩,莫名觉得有些眼熟。但他管不了这么多了,再让银说下去估计又要打一架了。


他还没来得及劝架,就听银又火上添油道:"算了算了,今儿我心情好,不和小孩子计较。"


这下,那小孩的脸算是彻底黑了。


小孩伸手打断了旁边要说话的两人,慢慢走近了银,一张带着婴儿肥的脸上满是蔑视,他看了眼他,嘲讽道:"小孩子又如何?不是还比你这个大人高吗?小矮子。"


一头金发的小孩站在他的面前,银眼中闪过了些讶异,但很快压了下来。他看向小孩,竟是伸手摸了上去,狠狠揉了两把。


"小孩就是小孩,装什么大人?"


银不怕死地嘲讽了几句,嘉德罗斯的脸就愈来愈黑。


金发,婴儿肥,两手下……


卧槽,这不就是嘉德罗斯吗???


金瞅了眼暴怒边缘的嘉德罗斯,对银悄悄说了一句,"这是嘉德罗斯,打架比格瑞还厉害,我们还是走吧。"


银顿了顿,又瞅了眼嘉德罗斯,啧啧几声。他在心里和金谈着话,"这不正好吗?正好我也缺个对手,你也缺个时间睡觉,两全其美,岂不妙哉?"


金觉得自己脑壳有点疼,特别是看见银那一脸棋逢对手兴奋得不得了的表情就发自内心地绝望。自己的第二人格别的缺点倒是没有,但就是喜欢和别人打架。


金闭了眼,认命地点了点头。


"那你小心一点,这人认识我——"


"渣渣,你怎么还不过来?"


嘉德罗斯沉着脸,有些不耐烦,"你不是要来打架的吗?怎么还不来?"


这一番话说得金心里抖了三抖,心想着这家伙原来早就认出我了啊。


银听这话却有些不高兴,"你说谁是渣渣?你个巨婴儿童怪。"


金:???大哥你别惹事了行不行啊?













各圈都有撕逼的现象,有人说ky了,有人说这人粉装黑,还有人说我就是看见了提一句又怎么样啊?

还有个挺有意思的,说自己因为太爱这个cp了,觉得全世界都喜欢这一对,你不喜欢就是你有病,就是你傻逼。这是什么强盗理论?

火了,就会有ky,人之常情。

但ky多了,却没有管,没有人去指责他,反而都在骂这个指出ky的人,说他混的圈子都是老糊圈,这么好看的作品都不知道,活该被人家ky。

这个像不像那个小时候纵容自己儿子偷窃的老女人的故事?那我们现在知道了其中的"儿子",那个老女人是谁呢?谁来为他们ky的行为负责?

当然就是这些粉丝,这些狂欢中的老虎,吃人且不吐骨头。

粉丝的行为是大多数人对这个圈子的印象,大多数人都是看粉丝的行为才决定入不入圈的。

而那些所谓的佛系粉丝,就是纵容ky的对象。

可不可笑呢?

你在一个视频里看见了ky,心里想着,啊,原来这么多人都和我喜欢的cp一样啊!好开心好开心,回去再看一遍!

但他们却不知道在路人心中,他们的所作所为玷污了这个视频,或者说玷污了他们喜欢的事物。

不制止就是纵容,道歉或许不能使大多数人理解,但会缓和他们的情绪,而那些跟着一起刷屏的人,你们的圈子会被人黑,被人指责也并不是没有一点点原因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每个人喜欢的东西都不一样。不要用你的想法去想别人,因为当你骂别人ky的时候,说不定那人还在想你是个披皮黑呢。

混圈图的就是开心,希望大家共勉,不要成为自己最讨厌的人。

抽奖结果

一个是 @何以隔山海 ,获得死亡万花筒广播剧免费听奖(bu),可以折现哒。

一个是 @雪若芊 ,获得晋江币3000(可以折现)


希望之后大家继续支持西子绪太太!


祝七夕快乐!

热烈祝贺死亡万花筒广播剧开播啦!!(抽奖活动)

死亡万花筒的广播剧今天终于开始啦!

正好明天七夕,抽一个宝贝送她听死亡万花筒广播剧!(人民币30,可折现),再送一个宝贝去看死亡万花筒小说,3000晋江币(人民币30,可折现)。

本次抽奖从点赞或推荐中的宝贝抽取,点了小心心或者点了小蓝手就好,不要因为抽奖关注我!

开奖日期就情人节晚上七点整,希望大家继续支持西子绪太太的新小说《幻想农场》!

注:mxtx粉及她书粉勿扰,谢谢。

【all金】远方故人还未归

ooc属于我

大赛里面的一些事情的联想,秋姐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姐姐









金这孩子吧,从小天真烂漫,无忧无虑。整天就知道嘻嘻哈哈还心大得不得了。

所以秋觉得自己作为这小孩的唯一监护人总得为他谋一条出路,以至于未来不至于太孤独。

一开始,秋为金找了格瑞这小崽子。

没其他原因,单纯是自个的"不能便宜外来人"心理作祟。

结果她还没把这小孩送给格瑞呢,小孩就自己哭得昏天黑地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得说自己不能离开姐姐,不知道的还以为又有谁欺负他了呢。

她没啥办法啊,自己弟弟哭成那样了,心里又急又疼的,可难受了。

于是乎,她走到格瑞面前问他,愿不愿意从此以后保护这小孩不受伤害,护他一生平安喜乐。格瑞听完没出声,只把斩烈扛在肩上,小小的人,除这肩膀宽大且富有安全感,其他保护方面几乎等于零。

他似乎想了一下,还是抬起头。冲着秋露出一个挺严肃的表情,说出来的话也很严肃。

他说:"我从小四海为家,生不由己。"

秋一听,这可就不行啦。我弟弟从小被我宠着长大,什么苦都是我尝过了,除去坚硬且难扛的部分,再舍去患有性命之忧且危险的部分,最后加上我的细心指导,时刻监督,他才能这样快乐地活下去。

如果连我弟弟的安全都不能保护,只专注于报仇雪恨之类的孩子,怎么能让他一生平安呢?

秋觉得这样不行,但她也没说啥,点了点头,看着格瑞慢慢走出了屋子。

哪知从此以后,便是永别。

秋走的那天,外面还在下大雪。北方呼呼吹着,门都在嘎吱嘎吱地响着,实在没什么安全感。

但秋仍然执意地选择了这一天离去,去往远方。

金挂着两行泪,眼睛半天没睁开,哭得鼻涕都冻住了,但他还是笑着对即将远去的姐姐露出一个笑容来,"真的要今天离开吗?"

"明天,明天不行吗?"

小孩很少哭成这样,秋看了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但她只是这样想了想,点了点头,心里默念了句对不起,还是冲着金说了句:"是的。"

对不起,我没有时间了。

秋真的是被逼急了的。

远方大赛的奖励太过诱人,她实在不得不去争取这样一个幸福。她得为她的小孩谋取一个锦绣前途,她得为她的小孩创造一个无忧无虑的未来,她得为她的小孩求得一个一生平安。

小孩还小,懂的不多。在这样一个战乱纷飞的小星球上,人们大多数都是生不由己。

实在,是被逼的没了法子。

格瑞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了,她知道是为什么。看见格瑞那么小的年纪,心中心心念念的还是复仇,如此可见这个星球究竟是如何败落了。

她走了以后,至少还有格瑞在小孩的身边。她相信格瑞,却不相信自己。

这倒是个挺奇怪的问题。

金哭得不能自己,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秋背着行囊,安慰了几番。最终还是看着金越来越多的眼泪,狠了狠心走了。

金,你得记住。

这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的人,你唯独不能信一种人。

那是你最亲密,最信任的人。

因为他们的每一个字,你都会信。你都会刻在心里,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可若他们欺骗了你,这份珍藏在自己心里的话也就会成为一把蜜刃。闻到的时候,是甜的,真正吃到了嘴里才知道其致命之处。

可称为,肝肠寸断。

那姐姐也会欺骗我吗?

不会。

你姐姐我啊,从小到大,没想过欺骗谁。但如果想要骗的话,我估摸着也大概没人知道我骗了他们。

因为啊,我是一个手段高明的骗子,不愁吃,不愁穿。只独独骗了自己一片肝肠寸断的赤子心。这样的人,活得才自在呢!

【嘉金】亵神

没什么营养的短小肉渣,ooc属于我
好久不写文,文笔又渣了(证明我还活着)

纪念一下没出现名字的神明嘉




对神教徒最残忍的亵渎是什么?

当着神的面狠狠的肏干他。

金像往常来到教堂,一脚没有稳稳的踏出去就倒在原地,没了意识。

倒下之前,他闻到一股香味,很浓郁,又带点勾引人的意味,这股香气在他面前炸了开来,他就神智不清了。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他醒来的时候没什么预兆,眼睛一睁就清醒了,但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

做为一个教堂里最忠诚的教徒,他对于肉欲没什么感觉,就算看见女人脱光衣服倒在他的面前,他也可以信誓旦旦的说一句没兴趣。

他没见过男人还能做爱的,这简直的天方夜谭。

他恍惚的看向神坛,看向他所尊敬的神明。扭头的一瞬间,那个神情傲慢的神明便走了下来,手指似乎有些僵硬的动了动。

神明是个挺好看的男人,金这么想着,大脑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他从前只注意他带给他的信仰,还从来没有过被别人呈放在最高位的男人竟然如此的——强壮勇猛。

金又抬头,眼前突然黑了下来。

没有预兆的昏迷又一次笼罩了他,但这次,他却在倒下之前听见一个很低沉的声音。

"……我忠诚的信徒。"

他突然感觉到他的大腿有一丝的酸痛。

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的他在大海中翻来覆去,没有得到一丝温柔的待遇,那大海似乎被压迫了很久,把情绪都发泄在他的身上,于是,梦里的他疼得哭出了声,眼泪顺着眼角一直往下流,两条腿也因为海浪的强势而酸痛难忍。

最让他奇怪的,还是股间那一根钢铁似的物事,发狠了的往他的身体里抽搐,摩擦。

疼痛使暂时他失去哭泣的力气,他半垂着脑袋,双腿随着大海的波浪而翻滚,但在疼痛中又似乎带了点难以形容的快感。

出乎意料的爽。

大海是霸道的,他的起伏与金的起伏相得益彰,就连快感都似乎分成了两份。

最后,金记得不太清楚了。只感觉有一阵热流注射进了自己身体里,烫的他整个人一激灵,浑身都开始发烫。

"唉,真不知道怎么回事。"第二天早上,金有些抱怨的和神教徒说起这事,顺便伸手揉了下腰。

同行的朋友紫堂幻是个老实的人,他惊叹于金身上突然冒出来的红印和紫色的伤口,略一思考就回答,"嗯?我说,金,你该不会遇见采花贼了吧?这大海怎么做的事情都是那种事情?"

金拍了拍胸膛,信誓旦旦的开口,"呵,怎么可能,我眼睛看的可清楚了,当时除了我,就只有神明了。"

"嗯……也是,谁敢在神明的面前玷污他的教徒呢?嘿嘿,话说金,你小子做个春梦不容易啊……"

死亡万花筒出广播剧了1551!!!

大家了解一下!边江配阮南烛女装大佬!!!

网剧也要出来了!划重点!没有女主!!!没有女主!!!没有女主!!!

现在终于可以期待一下了(门精女孩绝不认输!!)

【22h/龚大】那个新来的树洞到底是怎么和王牌表白墙搞在一起的啊!

ooc属于我,对不起大家我又沙雕了

第一次参加活动(内流满面,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这个渣)
下一棒欢迎这位太太  @阿色色色 !!

赶上末班车了!!这里祝大师兄生日快乐!腰好腿好身体好!

树洞龚×表白墙大










凛冬将至。

离圣诞节还差那么一点时间,东方纤云低头看了眼手机,不由愣了一下。

手机上面有个红点,显示有人加了他。东方纤云揉了揉脑袋,怎么偏偏就是这个软件。

这个红点来源于一款名叫”猜猜看”的APP。身为当代社会知名社交软件,它承担着供人倾诉内心隐秘情感的使命。在这里,你可以看见各种各样因为情感问题而困惑的人,他们逃避现实,只能求助于网络,用网络来宣告自己的爱意。

说白了,也就是一群胆小懦弱的孩子罢了。

或许是东方纤云低头的时间有些久了,他身边的朋友推了推,语气微微有些调侃。

"怎么,在和哪个小姐姐聊天呢?"

朋友脸上带着明显的好奇和恶趣味,东方纤云只是微微顿了顿在手机上滑动的手指,然后轻轻柔柔地开口:"不是小姐姐哦——"

朋友一听,颇觉无趣,刚准备去找下一个调侃对象就听见东方纤云那轻柔的声音再次响起:"说不定,掏出来还比你大呢。"

说话的时候,东方纤云特意用了轻轻柔柔的语调,大概就是专门为了恶心他。

那朋友也确实被恶心到了,他一边笑着一边打骂着东方纤云,说他没良心,如果不是他东方纤云这个死宅男是怎么可能在圣诞之夜出来参加联谊的。

这时东方纤云也只好任由朋友推搡,虽然出来聚会并不是他的本意。

不过……

东方纤云瞅了眼那突然冒出来的小红点,不知怎么突然有点心虚。

上面显示的是有人加了他。不知性别,不知年龄,只单单一句你好,客气的不行。

东方纤云揉了揉自己本来就不怎么灵敏的脑袋,有些苦恼又有点奇怪,他并不觉得自己哪里有吸引别人的地方——

哦,对了,除了他表白墙的身份。

想到这里,他环顾了下四周,开始寻找某个看起来郁郁寡欢的失恋者,他现在急需知道是谁。毕竟如果是熟人加的他,他不能确保到底会发生什么其他的事情。

加他的人应该就在他的附近,软件上显示的是附近人加的他。

东方纤云有点苦恼的冲四周望去,有人低着头,有人抬着头,范围实在是太大了。

而且他甚至还不能确认那人知不知道他就是表白墙,还是说只是偶尔加的他,他不知道是不是在他身边的人还是楼下偶尔经过的路人……

很难猜。

东方纤云面前原本放着一盘牛排,此时都快被他凌迟成牛肉丁了。身边的朋友一个两个的选择离开去寻找女伴,只有他一个人还傻傻的坐在原地吃牛排。

突然前面有一阵躁动,东方纤云看了眼被人团团围住的某个看不见脸的少年,突然有一丝不详的预感。

那脚步"啪嗒啪嗒"地向他靠近,东方纤云不详的预感也愈来愈强烈——

终于,那脚步声在他身边停了。东方纤云闻到一丝花香,味道很淡,也很好闻。就像眼前这个裹得严严实实却还是一举一动透着绅士风度的少年。

东方纤云知道少年长得什么样子,所以他不奇怪少年身边围起来的人群是多么壮观,但他现在没那个心情去猜人群的数量,他的脑子里满是那个无缘无故加他的人。

这种苦恼在少年解开外衣并且坐下之后才稍微暂停了会。

少年解下外衣后,那张俊秀的不可思议的脸也露了出来,他紧紧地靠着东方纤云,眼睛里也微微露出些笑意来。

他看着男人,语气温柔,"小云哥哥,好久不见呀。"

即使早已做过了准备,东方纤云也觉得有些受不住。他看了眼眨着无辜大眼睛的少年,语气有些不自在,他道:"好久不见。"

少年似乎并没有对他期望太高,只是回了一句话也叫他开心不已,他有一双碧蓝色的眼珠子,那里面只有他。

东方纤云总觉得少年有点不太对劲,他觉得自己当初救少年只是无意之举,怎么就成了少年的救命恩人了呢?如果不是少年那一脸仰慕的表情,他甚至都要以为自己被碰瓷的撞到了,要赔钱的。

但这却不是他现在最在意的问题。

他需要知道到底是谁加了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东方纤云蹙着眉头,在一张俊美的脸上更显得忧愁,看起来……好看极了。

少年吞了口口水,脸上依旧是那副乖巧的样子。

"小云哥哥最近遇到了什么麻烦了吗?"

语气小心翼翼的,又因为说话的少年有一副好看到了极致的脸颊,基本没人抵抗得住诱惑。

但偏偏东方纤云此时苦恼的不行,一双眼睛没看少年几次。

他略一思索,"谢谢,不用了。"

这番拒绝很流畅,少年也没有多惊讶,但是一双眼睛里透露出来的关心依旧还在。

东方纤云没来得及看一眼少年,低头就看见自己手机上的投稿又爆炸了。

——1551,我要表白××中学的**,虽然你爱上了别人,但是我还是会在原地等你的!

——表白墙在吗在吗?我要表白我的上司老板!虽然他有老婆,但是我相信他还是会喜欢我的!

——墙墙,我要表白一中三班的班长,虽然你喜欢班主任但是我相信你一定会回头的,我永远在原地等你!

——墙儿,我要表白我的双胞胎,也就是我弟弟,我从来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喜欢上亲弟弟的时候……但是我会和他一起长大,他受到的所有伤都有我提前替他承担。我喜欢他只是希望他可以和所有小孩一样开心得长大。我希望他可以永远平安喜乐。

——墙墙,我喜欢的人她利用了我,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了。但是我还是这么没出息的喜欢她……我现在很想告诉她我的爱情只要她开口说一句我不稀罕了,我就可以放下了,但是她直到如今都没有开口。所以我永远都爱着她。

——墙,我爱上一个同性了。这算不算一种疾病呢?但奇怪的是,我永远都不想医好。

——墙,我喜欢的人死在了我的前面,这是不是对我前半生余孽的报复?我杀了人,于是,上天就把我的爱人给杀了。他残酷的告诉我,你不配拥有他人的爱慕。但是我依旧如此爱她。


……


——你好,我喜欢你。

——你好,我喜欢你。

——你好,我喜欢你。

——你好,我喜欢你。

——你好,我喜欢你。

……

突如其来的刷屏让东方纤云有些懵逼,但这个瞩目的名字却暴露了此人的身份。

这是刚刚那个加了东方纤云的人,名字很奇怪,叫做专属树洞。

简介上面写的也很简洁明了——为你心中的专属之人来吧。

看得出来是一个普通树洞……个屁咧!这个人的头像为什么是他啊!

东方纤云崩溃的原因不是因为自己被表白了,而是自己的照片被人用来做头像而崩溃。

这也侧面表明了一件事情,这是熟人作案。

很绝望。东方纤云的内心如是说道。

这股绝望的气息似乎传到了坐在他身边的少年身上,那少年手上打着某个最近当红的枪击类游戏,东方纤云眼睛一撇,才刚刚开始几分钟。

没什么兴趣,东方纤云又转过脑袋去找其他嫌疑人了,但令他有些绝望的是,整个饭厅里现在只剩下他和少年还有一些少年的爱慕者了。

这种搭配很奇怪,不是吗?

东方纤云压住心中躁动的心,真正开始手足无措起来。

他做表白墙已经很长时间了。

这份隐秘的职业从很小的时候就让他窥探到各种各样的人性,这些人或是绝望,或是伤感又或是偏执。但一样的是,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所爱。

死囚犯也好,小学生也好,垂死之人也好……

但唯独他一人,这颗赤胆心从来没有为除他自己以外的人跳动过。

他从生来孑孓一身。

医生也很少见过这样的病人,有些婉转的告诉他的亲人,告诉他们自己生来就没有人类的感情。

但这似乎并没有对他的生活造成了什么困难,他该吃吃,该喝喝,人生的情感于他而言似乎就是一种负担,他没有那个精力去做——

直到他成为表白墙的那天。

那天很奇怪,天上打着雷,但却没雨。往天上看去还可以看见阳光明媚。

东方纤云走在路上,突然觉得自己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以为又是那个被他偶尔救下来的小孩给他打的电话,结果却是一个软件的推销。

那短信很短,就一句话。

——你想知道人性的感情吗?

但这一句话也够了,足够让他燃起兴趣。

于是之后的四年里,他作为一个情感学习者成了人们心中职业的表白墙——不多话,很敬业,让人很安心。

但知道的太多却并不是什么好事。

东方纤云深谙如此,他怕有心人会发现他的身份,而后自己的真实身份暴露。

但这四年间,没有一人找过他的麻烦……嗯,除了刚刚那个不知名的小树洞。

他迟疑了会,还是点开了那个小小的树洞,犹豫了会,还是发了一句话。

——你好。

不过几秒,那上面就显示有新消息发来,东方纤云点开。

——你好。

东方纤云愣了愣,这是什么意思?是在告诉别人,自己不会把别人的事情说出去,自己只是一个复读机?

那边很安静,似乎在他发完话之后就停住了说话。

东方纤云还有点不死心,又继续问。

——请问你是?

那边重复。

——请问你是?

东方纤云:你……认识我吗?

某树洞:你……认识我吗?

东方纤云:……你为什么会有我的账号名称,你到底是谁?

某树洞:你老公。【撤销】

……你为什么会有我的账号名称,你到底是谁?

东方纤云:……别撤了我都看见了。

某树洞:……别撤了我都看见了。

东方纤云: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是谁,告诉我,我不会生气的。

某树洞:……你认识我。

东方纤云引诱:可是我认识的人很多啊,我有很多朋友。

某树洞迟疑:你不是死宅男吗?

东方纤云:……

某树洞: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下次还敢。

东方纤云:???

某树洞:其实很简单,我是你身边最爱你的人。

东方纤云顿了顿:最爱我的人?

某树洞:最爱你的人。

东方纤云:你喜欢我?

某树洞:加一个最。

东方纤云僵了僵身子:为什么会喜欢上我?

某树洞: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能上你?

东方纤云:妈的,玩文字游戏你最厉害了行吧,再见。

某树洞慌了:等等,别走。

东方纤云装作生气:再见,我明天就把这个破软件卸载掉!

某树洞:别,别别别啊!你问,你问什么我都告诉你。

东方纤云:你现在看左上角那个消息栏,你发现了什么?

某树洞:嗯?没有什么啊?

东方纤云:龚常胜,你装得很像嘛。

"啪嗒",是手机落地的声音。不用转头,东方纤云就可以想象那个坐在他身边的少年的惊慌。

那边树洞懵逼了,这边东方纤云还在打字。

东方纤云:表白墙我不做了,你把树洞的头像改掉我就走。

某树洞:不行。

东方纤云:你还和我提条件?

某树洞急了:不行不行不行!小云哥哥你留下来好不好。

东方纤云抬头撇了眼坐在旁边的少年,似乎是真的急了,手忙脚乱的把饮料都给弄倒了。

那边树洞哀求: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错了……

东方纤云叹了口气:你不要再叫我小云哥哥了,我……

某树洞:好的👌东方纤云。

东方纤云噎住,突然笑出了声:你才几岁啊,怎么就喜欢上我了呢?

某树洞:我今年十七岁,喜欢你四年了,更何况喜欢这件事情是没有理由的。

东方纤云顿住:可是我是男人。

某树洞突然有些激动:男人又怎么样?男人又怎么样!东方纤云你每天看的那些同性表白都白看了吗!

东方纤云:??你监督我?

某树洞:不是。

东方纤云:那你怎么知道的?你以为我傻吗?

某树洞:那些表白都是我自己,或许会有其他人,但大多数都是我表白的。

东方纤云:……??

某树洞:我知道你在练习学习人类的感情,所以我就想练习怎么让非人类的你稍微有一点感动。

龚常胜顿了顿,把手机放在桌子上,一张少年清秀的脸颊上透了些羞涩,他开口:"小云哥哥,我喜欢你呀。"

"从四年前的那次事故之后,就再也移不开视线了。"

少年的声音很好听,或许是刚刚来到变声期,青涩之余又带了些深沉。

"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不知道是不是东方纤云的错觉,他总觉得围在少年身边的女孩们的眼中闪过痴狂。

他迟疑了会,不知道怎么开口。

"如果小云哥哥不答应,我也不介意,毕竟你的表白墙早已经远近闻名了不是吗?"

"你威胁我?"

"用爱之名,无论做什么都不会被人太过怪罪,毕竟,我只是一个求爱不得的痴情人罢了。"

"这是道德绑架。"

"不,这是求而不得的痛苦。"

"我不会接受这种爱情。"

"我会来教你接受。"

"我的性格很差。"

"我的性格也不好。"

"我不喜欢你。"

"我来教你喜欢。"

眼前的少年很认真,一双碧蓝色眼睛好看极了,只看着他一个人。东方纤云沉寂了二十几年的年突然狠狠得跳了几下,很重,就像是踩在他的心尖上一样。

他突然想起了很久之前,似乎也是在一个角落里,被龚常胜缠的实在受不了的他开口。

"龚常胜,你为什么老是缠着我。"

"因为我,喜欢你呀。"